2017年09月25日 下午02:17 (香港時間)

邱達根: 救救香港 跳出科技鴻溝

2016年12月14日 下午06:57

               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邱達根發表評論文章,提出香港應解決科技鴻溝問題:

             記得十年前左右數碼鴻溝(Digital Divide) 曾經是一個社會非常關注的話題,當年因為互聯網的急促普及,令到能接觸到互聯網及不能接觸的人羣之間出現信息不平等的現象,致使貧富懸殊的情況加劇,因此各國政府都推出不同支持方案,通過政府免費提供的上網服務或添置硬件的補貼扶助弱勢家庭,希望令大部份市民都能享有網絡世界的資訊,減少資訊接收不公平的現象。隨着智能手機價錢大幅下降及工能不斷提升的情況下,基本上今日大部份人都能擁有隨身隨時上網的設備,數碼鴻溝的傷害已越來越少。

 

                但今日筆者想提出的是目前香港面對科技發展的最大窘境,筆者稱之為科技鴻溝(Technology Divide)。先說什麼是Technology Divide,一直以來,香港一直在「追」科技,就是說我們一直是在科技應用方面是很領先的,基本上世界各地最新的發明香港市民都可以很快的使用或購買到,但很可惜在科研方面我們卻很落後,多年來都欠缺了香港發明的技術可以走上國際市場的。以iPhone為例,香港可能是人均擁有iPhone比例最高的地方,但我們在作為採購方及用家之外不論在硬件和軟件設備都沒有身份,除了iPhone store聘請了員工,維修及水貨店等買賣配件之外,對香港的產值一點幫助都沒有。放諸國內情況亦一樣,根據一些市場報告,iPhone的總收入只有1.8%是給予中國的,而這1.8%養活了700,000工人,不過翻查APPLE的業績報告,中國卻佔了iPhone銷售的10- 15%,這筆帳不管怎樣算我們都是虧的。這個情況隨着更多新科技發明的出現將會繼續出現,而且將來不止對我們產值沒有幫助,更會對我們很多現有行業產生負面的顛覆性的損害。筆者就舉一些簡單例子分享一下;今日很多人都在說機械人技術,據很多產業趨勢報告及本人探訪過的企業來判斷,估計五至十年內機械人技術將可以用合理的價錢生產出可取代如快餐店/咖啡廳內員工工作範圍的機械人。目前,掌握這些技術的主要為日本、美國、德國的企業及研究所,他們亦有開始把生產這些機械人的生產線設在內地。所以,我可預見十年後大部份快餐店/咖啡館可能都以機械人管鋪,今日很多茶餐廳,快餐店都說人工貴請不到人,會否十年後這些工種都會消失掉?如果成真的話香港不但在產值上沒有收獲,更面對數以萬計工作崗位的消失壓力。而到時可預見其中大部份的產值會歸於日/美/德,而其中小部份就落到中國作為生產國,情況就一如今日的iPhone一樣。

 

                再舉另外一個例子 ─ 虛擬現實(VR)。我相信十年內我們將可用更輕便、性能及解像度都更高的VR設備,而其中一項功能為睇樓,假如我們可用一副VR眼鏡隨時以第一身觀看任何一個屋苑內任何一個單位,更可在虛擬現實內隨意配置裝修及傢俬,再使用VR設備即時下單購買房產單位,相信房地產商必會樂於使用,但這就意味着我們大批的房產經紀將會掉失飯碗,香港將流失以萬計的工作崗位。

 

除此之外還有一大堆可取諦現有工種的技術,如無人駕駛將奪去所有職業司機的工作;無人機(Drones)目前亦正在取諦一些軍人的邊防任務等等。就如前面兩個例子成真的話,誰是得益者?當然技術擁有方是一大得益者,另一方面連鎖餐飲店及房地產商也會得益於工作流程的簡化及效率的提高,最大的輸家必定是打工仔。香港整體而言也不會得到什麼經濟上的好處,更要面對數以萬計打工仔的重新就業問題。

 

                總括而言,科技鴻溝(Technology Divide)的後果是當一個地方欠缺科研及創新技術發明的專利,而導致被動的因應科技趨勢作出產業調整所帶來的社會及經濟問題,加劇了國與國之間的貧富懸殊。面對下一輪發展,為了我們的下一代,我們必須要縮少香港的科技鴻溝,要達致成果我們必須要加大投放在基礎及平台技術的科研及開發上的支援,使得在下一輪的創新浪潮裹香港並不是只作為跟隨者,而是擁有核心技術的潮流帶動者。

 

                香港擁有很好的基礎,我們擁有大量人才健全的法制去保護智識產權、打入中國及國際市場的便利,還有近年引進如MIT Innovation Node 及 Karolinska 等科研機構和各大大學資源都是我們更大力度去發展核心創新型技術的根基,我們必須要加大投放去縮少我們下一輪的科技鴻溝。

 

 

                很多朋友都說政府在這方面應以市場為主導,不應太多參與。在這一點上我不敢苟同,在今日的社會,如果全部任由企業選擇科技取向的話,大部份企業為了交出亮麗的成績表一般都會選較短視的方案,務求減少從股東方面的壓力,要企業主動投放在回報期長的科研之上可說是難之又難。環顧今日及過去在科技上有突破的國家如美、日、韓、以色列等,在見到成果前都有一段長時間政府的政策及經濟方案上的支援及甚至乎傾斜的情況。因此,筆者認為香港應要把握好過去幾年良好的勢頭及創業氛圍的基礎,針對幾個未來有機會成為顛覆性技術的方向,投入科研的支持力量,引入全球頂尖的專家,甚至乎投入金錢支持研發階段的需要,而促使香港的創新力量成為我們下一輪經濟發展的火車頭。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