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0日 下午05:13 (香港時間)

【財華專題】第三集:老宓如願入主山東山水,角色反轉獨斷行

2017年04月13日 上午12:58

在上一集中,老宓和老張派系鬥智鬥勇,但最終老宓派獲得上風,而老張地位則顯得岌岌可危。在這一集中,老張將會被老宓驅逐,但是老張仍然控制著部分工廠或者附屬企業,占據爲王。老宓通過天瑞從老張手裏奪回山東山水後,開始獨斷專行,和靠山開始有分歧,矛盾也在進一步積累。不過在2015年度中,山水水泥審計時卻暴露老張的“驚天陰謀”。

老張攜章當玉玺,占據六區當寨王

2015年12月份,山水水泥公告天瑞贖回2020年票據,意味著2020年到期票據違約不成立,中建材和亞泥的全面收購要約已經失敗,當然亞泥和中建材也可以等待違約的那一天。不過老張已經黔驢技窮,在2015年12月2日,天瑞和老宓成功罷黜張文奎,張斌等前管理層,並廢去他們在山東山水的高層職位。

同時,老宓、趙永魁、于玉川等人如願以償,在2016年1月份成功入主山東山水當上管理層,老宓爲副董事長。實際上整個公司都是老宓控制,據知情人士稱,當時天瑞主要按山東人管山東人的原則,這可能帶來的效益更大,因此不過多幹涉老宓的管理。我們可以想象一下,老張老宓經過兩年的“謀鬥”,老張卻狼狽而逃,老宓光輝回歸,老宓心裏到底有多自豪!

不過老張等人被罷黜之後,貌似心有不甘。2015年12月7日濟南政府向山東山水派工作組,“指導企業的重大決策”,想想就知道誰幹的事。而在2015年12月27日,山東山水出現暴力事件,山東山水前董事陳學師等人在帶領一幫黑幫成員闖入總部,毀損財務並攻擊職工。在2016年1月份新管理層進入山東山水時,發現部分文件賬簿以及印章丟失,疑老張攜章出逃。

其實最難辦的是香港法院判定的案件內地無法實施。老張攜印章和部分賬簿出逃,山水水泥也將其告上了香港法院,而香港法院也在2016年1月份對老張不合法的行爲進行了限制,不過並沒有執行。在山水水泥5月份公告中,公告明顯表示張氏拿到法院頒令後並沒有糾正,在4月份,山水水泥再次向高等法院申請執行,但張氏仍然我行我素。

老張雖然出逃,但仍然霸占著運營的六大運營區,仍然使用原來的印章。老張拿著印章當玉玺,仍然控制著超過幾千家水泥和熟料生産企業。在2016年2月份,山水水泥公告了原來印章的無效性,並著手申請新的印章。即便如此,老張與山水水泥的印章案件仍未結束,內地法院仍需很長的訴訟時間。

債務纏身糾紛多,天瑞手握“火焰山”

實際上天瑞拿下山水水泥後,除了老張這個煩心事,還有就是老宓不太可靠和債務的問題。根據山水水泥的2015年年報,淨利潤爲-66億元,而流動負債達217.48億元。其中有156.01億元將在12個月內到期,截止2015年底,公司僅有的現金只有2.23億元。天瑞算是被老宓算計了,接下了這個火焰山企業。

不僅如此,一連串的訴訟接連發生,比如2015年12月8號,富國基金對山東山水發行的15山水一期提出訴訟,而且山水水泥還要面對濟南市人民政府“工作組”的倒插一腳,還要償還2020年到期的票據債務等,不過天瑞還是承擔下了這個擔子,在2015年給與山東山水0.61億元無息貸,並于2016年2月再次提供1.68億元的無息貸款幫助山東山水償還債務。

而老宓控制了山東山水後,處事行爲獨斷專行,和大股東天瑞的矛盾越積越深。天瑞持有山水水泥28.16%的股權,再加上2015年8月份老宓等人質押給陳宏利的職工股部份,因爲擁有該質押股的實質權使用權,因此山水水泥實際上是天瑞控制的。但據聞老宓登上“寶座”後,頗有“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在很多問題上均不願受命于山水水泥,比如老張的印章案。

老張的“驚天陰謀”,利益輸送獲利多

在2015年,山水水泥1年以內的短期借款高達156.01億元,其中就包括了15年山水的兩期超短期票據。這高達156.01億的短期貸借款,老張是怎樣運用的呢?有知情人士稱老張和老李大量設立集團供應商企業,通過關聯交易擡高供應價格,或是投資的方式,將部分短期貸款資金和公司資金收入囊中,導致2015年商譽減值達23.32億元。當然我們要以數據驗證真僞。

在KPMG對山水水泥的獨立核數師報告中,有幾個數據可以值得探討和深挖。比如山水水泥在2015年7-9月份以1.47億元收購對價取得一家聯營公司的股權,並且已經支付完畢。但並沒有該聯營公司相關的股權交易記錄和任何賬目記錄,而且該聯營公司的董事長爲老張時期,時任山水水泥的獨立非執行董事。

還有老張被罷免後,山水小貸仍然被他控制著。而根據核算師的報告,在2015年間,山水水泥的1.51億應收賬款和預付賬款均是山水小貸對第三方的借款。但是卻無法獲知貸款人的信息和資料,也並沒有找到相關的貸款合同資料。上訴這些例子較爲隱晦,最能說明老張利用輸送的例子是山水重工股權出售的例子。

山水重工的股權出售具有很明顯的利益輸送,根據核數師的報告,山水水泥向剛剛建立供應商關系的兩家企業,山東竹晟經貿有限公司和濟南天地政翰經貿有限公司,以9405萬元出售山水重工55%的股權。其中4955萬已經結算,但支付方式很特別,把供應商的應付款項作爲抵減,金額高達4302萬元,而且剩余股權金額這兩家供應商遲遲還沒支付。

而根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山東竹晟經貿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月份,主要有三位自然人股東,分別爲張甯、張偉和薛天。而濟南天地政翰經貿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同樣是三位自然人股東,分別爲安興鵬、李戈和李鵬。當時控制山水水泥的就是李張三人,分別是李長虹、張文奎和張斌,如果有點思維的人都知道,交易時間和姓氏出賣了老張和老李的利益輸送的詭計。

結語:在這集劇情中,天瑞實際控制了山水水泥,而老宓也如願登上了山東山水的“寶座”,各得其所。但是對于天瑞來說卻接手了火焰山企業,不過其承擔起了巨額的債務。回顧2015年的經營,暴漏了老張的利益輸送陰謀。值得一提的是老宓登上“寶座”後,開啓“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模式,和天瑞矛盾開始積累,爲下一集買下了伏筆,讓我期待下一集。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注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