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5日 下午02:16 (香港時間)

【財華專題】第六集:亞泥成宓張靠山,鹿死誰手難斷定

2017年04月13日 下午01:42

在上一集中,老宓老張聯手找靠山亞泥,想通過亞泥收購山水投資的方式,把實際控制權從天瑞轉移到亞泥。亞泥收購山水投資股權,不得不面對法律問題,但亞泥卻明知故犯。不過老宓團隊仍然霸占著山水集團總部。在本集中,山水水泥派出的人欲接管山東山水,卻遭遇了老宓等人“武力攻擊”的一幕。

無權處置股權,亞泥卻明知故犯

老宓老張找亞泥在法律上是遇到了阻礙,如果按找法律程序走,山水投資股權不可能出賣給亞泥。而實際上,他們卻偷偷摸摸的完成交易。自2017年3月13日,老宓以及于玉川等人被罷免以來,他們有勇氣賴著臉皮不走,而山水水泥派出的管理層根本進不了總部,就連之前派出去的趙永魁等幾位管理層,均被老宓獨自罷免,驅逐。

據知情人士介紹,老宓等人被驅逐是必然的,目前老宓是在拖延時間,他們盡可能掏空公司的資産。但是亞泥明知故犯,收購山水投資的職工股,即使沒有法律效力,也給了老宓等人更多的時間從事某些“動作”。因此老宓唯有爭取時間,一方面盡可能更多時間霸占總部,另一方面又想亞泥的收購有效,繼續留任。

在2017年3月31號,亞泥在台灣交易所公告已獲得中國山水2893.6萬股,並于4天後補充了老宓、于玉川等六名顯名股東的交易。而根據中國山水方面的消息,山水投資至今並未收到任何亞泥的收購信息,要知道山水投資股權中,有約45%職工股份額部份托管在安永,連同老宓等股份約64%份額部份實質權已經被質押。

我們通過前劇情知道,老宓等人是無權處置股權部份的,而且老張的股權部份也不能處置,如果他們真的處置了他們的資産,香港法律以及內地法律都將會受到踐踏。值得一提的是老宓將職工股出賣給亞泥的伎倆和2015年出賣給天瑞時的伎倆出其一致,不過亞泥聰明之處在于收購了股權,當年天瑞只是擁有該股份的質押的實質權,並不擁有所有權。

收回行動再碰壁,老宓盡顯山寨本色

在2017年4月6號,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立案受理起訴老宓、于玉川等人的案件。如果對老宓等人的該案件起訴成功,亞泥將自抽嘴巴,交易作廢。但是主因在于老宓等人的布局,即使亞泥叫他們賠償,他們估計也不會有錢還。不過目前的問題是,老宓等人覺得已經將股權賣給了亞泥,水到渠成了,于是他們更加肆無忌憚霸占山水集團總部了。

值得一提的是老宓和老張各有長項,老宓鬼主意多,而老張人脈廣,特別是老張之前曾兩次帶領大隊不明人士闖入山東山水以及子公司毀損財務,暴打工作人員。老張和老宓和不明人士的關系,構建了山水集團總部的“防護網”,如果山水水泥派遣人員單槍匹馬收回總部必然受到攻擊。

果不其然,在2017年4月7號,山水水泥發布新聞發布會,強烈譴責宓敬田的“惡霸”行爲,被罷免了仍然死不賴臉的霸占總部,而且還私自罷免派遣的管理層,甚者以武力威脅。次日山水水泥派遣的新任管理層接管並收回山水集團總部,但其間卻遭受老宓等人的武力攻擊,部分管理層被打成重傷。

老宓等人爲何這麽瘋狂呢?究其原因,他們認爲已經找了亞泥這個靠山,因此可以肆無忌憚。而且老張具有超強的公關能力,在2013-2015年張宓兩人鬥爭時,老宓一直都是被黑的份,如今張宓兩人聯手後,天瑞又被黑,國內媒體幾乎都“投靠”老宓等管理層。而大衆對曆史都是不知情的,因此對事件的判斷力有限,這也助長了老宓等人的“山寨王”個性。

鹿死誰手難斷定,法律需公平與正義

老宓等人的此次武力行動,表面上看上去趕跑了山東山水接管的管理層,但實際上卻是對法律的無知。因爲老宓等人使用了足以造成人身傷害的管制武器,因此構成犯罪行爲。值得一提的是公告經過法律審核,如果存在言辭錯誤,是可以舉報或是控訴,因此具有真實性。如果老宓等人犯罪事實成立,將受到法律的制裁。

根據山水水泥2017年4月10號的公告,山水水泥將要求濟南市政府針對宓敬田等人的非法占領和犯罪行爲進行調查,並且委任中國律師和香港律師針采取法律行動。不過張宓兩人在山東山水根深蒂固,人脈和關系非常廣,即使濟南市政府的介入,因爲龐大的關系網,山水水泥要收回山水集團總部也會存在一定的阻礙。

不過還是要相信法律的公平正義,即使存在地方保護主義,也要遵守法律規則辦事。老宓等人已經被罷免是事實,而他們占據山水集團總部也是事實,無權處置股權卻處置了也是事實,帶領不明身份人武力攻擊新任管理層也是事實,一切事實表明,法律證據是站在山水水泥這邊。不過亞泥估計不會善罷甘休,後續的手段將更多的展現在公衆眼裏。

結語:本集劇情講訴了亞泥明知故犯,收購山水投資股權。而山東山水新任的管理層接手並收回總部時,遭到老宓等人的武力攻擊,盡顯老宓“山寨王”本色。老宓等人本以爲可以借助靠山亞泥爲所欲爲,驅逐新任管理層,沒想到法律意識的淡薄,將自身危機推向了更近一步。山水水泥將以老宓等人非法占領以及犯罪行爲采取法律行動。

通過整部劇情,誰對山水水泥是好的,誰是壞的,一覽無遺。好股東的標准就是能否爲企業生産經營帶來更多的好處。在宓張鬥爭時期,天瑞被老宓引入,而中建材和亞泥則是老張的同盟軍,不過老宓和天瑞最後獲得勝利,並驅逐了老張,拿下了山水水泥控制權,老張也如願登入山東山水的寶座。

但是天瑞此後所作所爲,沒有一項不是爲企業做事,包括了多次無息貸款和抵押,爲山東山水償還到期債務。從2015年12月份開始,天瑞已經爲山東山水擔保的金額達到150億元,投資的金額達到60多億元。而老宓等人入主山東山水後獨斷專行,代理人風險又再次發生,他沒經過股東大會同意私自發獎金1.31億元,直接造成10億元票據違約。

亞洲水泥狼子野心,在老宓和天瑞鬧矛盾之際,想來個漁翁得利,以收購職工股剩余30%股權部分取代100%的股權。亞泥和張宓相互利用,互作棋子,但是中國法律的威嚴性怎麽可能被幾個人就踐踏呢?老宓等人法律意識的淡薄,給了山水水泥一個反擊的機會。不過宓張二人在山東根深蒂固,在地方保護主義盛行下,山水水泥要收回山水集團總部得花費一定時間。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注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