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 下午10:11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dirty fashion:被時尚品牌光環所遮蔽的汙染真相

日期:2017年06月16日 下午08:04

昨日,西班牙時尚集團Inditex發布第一季度財務報告,其銷售額同比大漲14%,利潤同比漲幅更是達到18%,在Inditex旗下的多個品牌中,Zara業績亮眼,爲集團貢獻了超過30%的收入。

而作爲Zara在快時尚圈的老牌競爭對手H&M,其在17年第一季度銷售額增幅僅爲4%,淨利潤連Zara的一半都不到。

縮短的生産周期&擴張的門店
 
Zara可以甩開H&M兩條街,並不是沒有道理的。根據FungGroup在2017年5月發布的報告《fastfashion speeding toward ultrafast fashion》顯示,H&M一年發布近16個系列的時裝新品,但ZARA發布的時裝系列多達20個。
 
作爲快時尚界的開路先鋒,H&M、ZARA早已告別傳統服飾品牌一年舉行兩次新品發布會的頻率,然而還有人比ZARA更快。

Asos甚至可以一天在網站上發布4500個新品,而Boohoo的網頁上目前有著數量高達29000的新品。Boohoo.com、Asos、Missguided等新興時尚品牌專注于網絡上銷售自有品牌的産品。憑借互聯網大數據的支撐,這類企業可以快速了解用戶需求,從設計到實現零售生産,只需要一到兩個星期,而ZARA需要五個星期,H&M則需要更長的六到九個月。
 
面對強勢而又多産的競爭對手,16年一年H&M新開了427家門店以及11家網店,僅17年第一季度, ZARA就在全球增設93家門店涉及30個國家。增開門店策略似乎略有成效,16年H&M的銷售額實現了7%的增幅,同時ZARA步伐穩健,年銷售額同期增長了10%。但是兩家依舊落後于Asos與Boohoo分別高達30%、40%的增長率。在17年的第一季度,ZARA依舊可以頂住壓力守住陣地,而H&M卻有些招架不住。
 
時尚品牌承壓,于是火速擴張門店,壓力進一步轉移到了下遊供應鏈,那麽誰來爲H&M、ZARA們來提供龐大數量的貨物?
 
Fast fashion &dirty fashion (越來越髒的快時尚)
 
在中國、印度、印尼的大量廉價勞動力,相對寬松的環境政策,成爲了H&M、ZARA們加快批量生産,提升營收的關鍵依靠。
 
6月13日,ChangingMarkets Foundation發布了一篇主標題爲dirty fashion且長達67頁的報告,詳細分析了10個目前在中國、印度、印度尼西亞生産viscose工廠的嚴重汙染情況。而這三個國家總共在Viscose的全球生産量中占到83%的極高比重,其中中國排名第一,這次CMF所調查的10家企業中,有7家就在中國。

而從這些工廠購買viscose的企業中包含了瑞典H&M,西班牙Inditex(zara),美國MS等知名國際服裝品牌。

Viscose就是俗話說的人造絲,是以樹木爲原材料進行人工處理後得到的服裝面料,在Viscose的生産過程中,極易産生二氧化硫和硫化氫等廢氣,對此處理稍有不慎十分容易造成環境汙染。而CMF對10個工廠的周圍環境進行調研考察,這類工廠周圍的水汙染、空氣汙染情況十分嚴重,工人亦長時間被暴露在有毒的環境下工作。


但前景並非一片黑暗,快時尚企業也並非一味黑心賺錢,加開信息透明度是解決此問題的第一步,H&M在13年已近走出了這個第一步,公開了其785個供應商的名單。今年4月H&M發布最新的可持續報告,宣布于2020年全面使用有機棉花,2030年全面使用有機纖維。ZARA也越來越趨向于使用lyocell(綠色纖維)而不是Viscose。
 
但是僅僅做到這一點是不夠的,對供應鏈下遊生産商的直接約束是最難卻也是最有力的策略,同時這也需要當地政府的強力監管。
 
水汙染、空氣汙染、癌症頻發、勞動過度……土地和人力還能承受多久這樣的生産模式?但願信誓旦旦的H&M、ZARA不是在開空頭支票。

■ 文|施琳慧,香港財華社財經編輯。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注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