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5日 上午04:11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澳鐵礦石糾紛多年 中信何時能擺脫官司桎梏?

2017年08月30日 下午02:24

中信股份(00267-HK)董事長常振明29日在中績記者會上提及集團投建至今已有10年一直深陷官司泥潭的中澳鐵礦石專案,雖然他表示在去年出口精礦粉1100萬噸的基礎上,今年澳洲鐵礦已將目標定為1500萬噸,但同時亦不諱言澳洲鐵礦專案在未來發展過程中仍然受某些不可控因素的影響,而停產等風險也確實存在,他更指在最壞的情況下集團將中止該專案的運營。

糾纏多年,分歧有二

中信澳洲鐵礦專案官司主要是中信與該礦一家礦主Mineralogy之間的法律糾紛。而雙方分歧主要有兩點,一是因開採和選礦過程中會產生大量廢石和尾礦,需足夠土地來堆放,中信希望Mineralogy協助以獲得政府批准,但Mineralogy卻一直拒絕合作。

二是涉及專利費的問題。需知中信已就磁鐵礦開採權向Mineralogy支付了4.15億美元,並每開採一噸原礦都向對方支付專利費A。而雙方爭執的問題則是關於專利費B,因在簽訂專案協議時,專利費B是基於當時的年度鐵礦石長協價來計算的,但長協價機制從2010年起已經不存在。在此之前的幾十年裏,年度長協價是由鐵礦石主要生產商和鋼鐵廠通過談判,在綜合考慮了包括預期供求、投資需要和買賣雙方的合理回報等多個因素之後定的。即自長協價取消以來,沒有可以取而代之的機制來計算專利費B。

常振明在記者會上亦表示,中信認為任何由法院判定的專利費B都要公平合理,即專利費B的計算應建立在利潤分享的原則之上,這也是雙方談判時的初衷。

 

屋漏偏逢連夜雨澳洲專案陷墨菲定律

雖然常振明表示集團將盡最大努力對股東負責、保護股東的權益,也尊重澳洲法律,希望官司在利益分享的原則基礎上得到公平合理的判決。但是這一出曠日持久的跨國官司,雙方糾纏“鬥法”多年卻遲遲未能圓滿解決,即使在眼下來看,也全然不知何時才是盡頭。

從經營效益來看,雖然集團預期今年澳洲鐵礦將實現產礦1500萬噸,較去年1100萬噸精礦粉的出口量增加不少,但是,該專案自去年下半年進入商業運營後,相關的成本開始計入損益表因此虧損同比增加,也導致資源能源板塊整體錄得虧損。從中信2017年中期業績報告披露的數據來看,集團各大板塊除資源能源以外今年上半年均取得歸屬股東淨利潤的正面貢獻,惟資源能源業錄得虧損2.84億元。雖然能源板塊中還包含其他公司專案,但不得不說澳洲鐵礦專案期內虧損的增加可謂是導致整個資源能源板塊轉虧的“罪魁禍首”。

 

(圖源中信公告原文)

成本方面,雖然中信一直未對外披露該專案的成本核算,但據公開報導從當地從業者及分析師測算來看,其成本不低於每噸80美元,這較當地生產商每噸30-40美元的成本價格遠不具競爭力。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官司纏身且深陷高成本漩渦的中信,又遭遇一波大宗商品價格暴跌狂潮,隨後更連續數年為該專案進行大額減值撥備,可謂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了。

壯士斷腕?幾多不易

不得不說,這樣一個長期存在不可控因素、高風險和高成本俱在的專案,真的值得中信“苦守”這麼多年嗎?而在未來眼見不可把控的情況下,似乎還將繼續維繫下去。但假設最終仍然得到一個最壞的結果,即協調無果專案中止,屆時再計及多年來投入的人力物力財力以及寶貴的時間成本等,豈非得不償失?雖然中信始終“倔強”表示,對澳洲專案仍然充滿信心,但官司一朝未了,就仍如哽在集團喉頭的一根魚刺,就連外人看來都不免覺得心累,何況是泥足深陷的中信自己。

其實跳出來看,若是專案始終難逃中止的命運,何不主動抽身罷手,正所謂長痛不如短痛,擺脫經年官司的桎梏,而後迎來更廣闊的天地也未可知啊!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既然筆者和外界能想到的事,中信自己豈會不知?說到底,劍拔弩張這麼多年,現在想要真正“和平休戰”又談何容易?其實想一想中信要從這個“巨坑”中出來必須考慮和解決的幾件事,或許便能明白其間的難處:首先是要轉手走人誰來接盤?其次十年來的巨額投入怎麼辦?就這樣白白打了水漂得到一個賤賣結果甘心嗎?再者,作為當年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範例,這個中國企業在澳最大投資專案若敗走又該如何為利益各方交代等,無不是橫亙在中信眼前的大山。總之,現在的中信於澳洲鐵礦專案真正是騎虎難下了。

 

轉型也是契機終極何解?

筆者亦注意到,中信高層在業績發佈會上提到自身的轉型發展時指出,為應對市場經濟的變化,集團一直在謀求業務結構的調整,而目標就是在2020年實現金融與非金融業務6:4的利潤貢獻比例。而中信現有業務結構中傳統業務占比較高,新經濟的業務占比較少,而緊隨近兩年國內經濟消費顯著增長的態勢,中信也開展了一系列新領域的投資與佈局,如收購麥當勞中港兩地權益及今年收購陶氏化學位於巴西的種子業務等,大舉進入消費及農業等領域。

而中信也表示,集團多樣化的投資選擇除了為符合國家發展戰略及市場的變化,其實更與自身的戰略轉型有著莫大的關聯。從這個角度來講,中信大可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更廣闊的機會和領域之上,但至於澳洲鐵礦專案究竟何解,也許除了交給時間當下也沒有更好的回答了。

作者:彭小留

編輯:夏雨辰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