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上午12:56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共享單車,還能“共享”多久

2017年10月03日 下午09:24

曾經,共享單車擺放街頭,在給人們帶來便捷與新鮮體驗的同時,逐漸的,一個龐大的市場規模開始孕育、成長。今天,共享單車美麗的芳華正日漸逝去,市場急劇飽和後的激烈競爭正在給這個市場匯聚更多不可預計的風險。

越來越多曾經名噪一時的單車企業開始在市場的大洗牌中瀕臨絕境,忍受著資本寒冬帶來的生存壓力,這種被注入了大量資本的發展還不成熟的新興企業,在其成長的過程中便被施加了太多的資本“魔咒”,究竟能給這個新興的市場帶來多少持續發展的空間,又有多少單車企業在“共享”的理念下,在市場的不斷洗禮中,能夠不斷創造客戶與企業價值,成爲“共享經濟”下的時代翹楚,共享單車,還能“共享”多久?

酷騎的倒下

9月28日,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發酵後,酷騎單車發布公告,對近期關于用戶押金退換不暢問題導致的市場恐慌作出回應,靴子終于落地。

不過在公告的背後,卻透著萬般無奈,曾經憑借“土豪金”版單車在市場一炮而紅的單車企業已經失去了往日的野氣,變得極度黯然。

目前,酷騎單車累計虧欠用戶及供應商5億多元,而公司賬上僅僅有5000多萬的可動用現金額度,資不抵債。早在今年7月起,酷騎單車就開始面臨運營上的壓力,身爲公司CEO的高唯偉四處奔走,尋求投資意向,甚至一度有過將酷騎單車轉手摩拜和ofo的考量,然而無人願意接手。

資金緊張,加上投資商匮乏缺位,開始讓酷騎單車資金鏈出現問題,市場風險暴露。8月起,酷騎單車就開始出現押金退換延緩問題,逐漸的,演變爲用戶的恐慌性擠兌,直到最後在酷騎單車北京通州總部排隊要求退換押金的人數不斷暴增,甚至開始出現“黃牛”,50元代排隊。

本來,酷騎單車有著很好的發展前景,憑借今年6月份“土豪金”版所引起的市場廣泛關注,如果能夠保持運營上的穩健,能夠紮根于一個或幾個城市做深做透,形成市場品牌,依靠酷騎單車本身在産品上可持續的功能創新能力,企業完全可以生存得很好。然而,酷騎單車卻走上了另一條道路,開始謀求市場的規模擴張。7月份後,酷騎就向市場投放了140萬輛單車,超出之前單車數量的十幾倍,加上不菲的造車成本,土豪金單車的造價在1200元左右,比300元的ofo小黃車貴了3~4倍,比一般單車貴2倍,在共享單車行業算得上高檔單車,遠遠超出了其資金量所能承受的合理範圍,運營風險急劇擴大。

根據9月28日,酷騎單車官方微信顯示,“截至目前,酷騎累計投入9億多資金,尚有近150萬用戶沒有選擇退押金,市面上也有近140萬輛單車在運營。”

近10億元的投資,如今留給酷騎單車以及公司CEO高唯偉的是有待退還的共計4.47億元的押金,加上140萬輛單車的運營成本,與此同時,曾經有過創立一家“改變中國,影響世界”公司夢想的高唯偉也被罷免酷騎單車CEO職務。

曾經名噪一時的單車企業,不知不覺地,走下市場“神壇”。萬幸,在最後關頭,酷騎單車傳來被收購的消息,算是給企業及用戶帶來福音。

9月29日,酷騎單車官方微信號發布公告,酷騎單車將被四川某集團10億收購,接手140萬輛單車及後續退押金事宜。

資本推波助瀾,“共享”的背後透著怎樣的商業邏輯

近兩年,共享單車市場發展突飛猛進,其實其背後是摸准了用戶需求,切中了市場痛點。

一部手機,就可以隨時隨地地解鎖一輛單車騎行,還可以最大便利地就地還車。正是這種便利,極大釋放了民衆對單車出行的需求。畢竟,這在以前,單車需要自己購買,而且從一地攜帶到另一地,十分不便,如今共享單車很好地解決了這個問題,可以做到隨騎隨走,隨停隨放,幾乎解決了市場痛點。

可以說,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非常好,作爲一種新興事物,在綠色、環保的時代命題下,作爲現代交通的一種互補與創新,完全可以成爲一種很好的出行工具,市場發展前景甚是廣闊。

然而,由于同行不理性的惡性競爭,免押金、1元包月等做法,一味講究給用戶讓渡價值,爭奪市場份額,無形中擾亂了合理、有序的市場秩序,給整個單車行業生態帶來不可逆的破壞,影響了行業的正常發展。

另一方面,資本在行業頭部企業不斷加持,通過量能集聚優勢,迅速實現行業度的集中,這種單車企業借助于資本以及資本本身對單車市場存在強烈的介入傾向,以期迅速搶占市場“風口”,實現單車企業市場寡頭壟斷與資本本身迅速逐利的目的,暴露了市場本身急功近利的一面,賺快錢與快賺錢,依然屬性分明。

在資本融資方面,去年9月摩拜C輪實現融資1億美元,共享單車的融資規模開始實現千萬級別向“億美金”的跳躍。事隔一月,ofo獲得C2輪1.3億美元融資。與此同時,共享單車品牌也開始迅速興起,hellobike獲得數千萬元天使輪,小鳴單車獲得1億元A輪融資,一步單車獲得2億元融資,優拜單車整個A輪融資達2.5億元。

這種資本追逐大戰,表面看起來是正常的商業行爲,背後其實透露出一種在新的行業剛剛起步,市場“風口”火熱之際,以無限的資源爭奪市場容量既定的狂熱與衝動。

按照酷騎單車創始人高唯偉的說法,正常情況下,騎一次單車0.8元(黃金單車半小時1.5元),每輛車一天的騎行頻次在1~2次,一輛單車成本是400多元,考慮損耗和運維費用,差不多6個月就能回本。這種回本周期短,市場發展空間看好的行業,幾乎不存在進入障礙,自然給資本的踴躍進入提供了巨大的市場機遇。然而,資本過多地進入一個剛剛發展起來還未來得及進行規範,使其逐步走向成熟的新興行業,往往帶給這個行業的不是利好,恰恰是危險與災難,這種商業邏輯的背後,不表現爲一種爲扶持、壯大該行業,形成社會發展的情懷與理性,而是真金白銀的迅速爭奪。

競爭若無序,行業生態惡化的結果必將導致無人受益

衆所周知,“千團大戰”從5000多家打到剩下100多家,最後活下來的屈指可數;打車軟件激戰最酣時失敗數量一度超過了40多家,最後活下來的也只有滴滴。這些現象證明,“風口”不是誰都可以去追,在充滿了大投入、大資本、大規模的風口指向與風險系數下,一旦追不上“風口”,結果很可能就是災難性的。

目前,共享單車發展速度過快,企業之間的競爭日趨激烈,由此出現的單車過度投放,導致單車泛濫成災,嚴重擠占人行道,帶給交通巨大的風險隱患,以及人們在使用單車時缺乏監控,由此出現的亂扔亂棄,甚至惡意破壞共享單車行爲,早已使得“共享”的理念大打折扣,方便出行也因爲上述問題的不斷暴露,開始成爲交通道路的一大弊病。

那麽,自然的,如果我們不能在監管上做到科學合理,進行適當的規劃,一方面避免資本的過度介入,造成行業的不理性競爭,如瘋狂投車、燒錢,導致行業生態惡化,另一方面加大用車管理,規範停車擺放,以及防止部分用戶對單車的破壞,表現爲扔在草叢裏、橋底下、河溝裏等等,這種過度投放,形成單車泛濫;嚴重擠占人行道,帶來莫大的交通隱患;以及用戶自身使用行爲上的惡意與陋習,都將給共享單車這個新興的市場帶來更多運營與管理上的難題,最終市場將停留于不斷地投放、競爭,然後推出各種配置花哨功能的産品,不斷進行低質的叠代,導致市場上的單車存量不斷攀升,更新頻繁,這種惡性循環的結果,不僅無益于將單車企業與用戶利益有機統一起來,最終形成整個市場與社會的價值統一,而且也會在實踐中逐漸脫離共享單車本身基于“共享”理念下便捷、綠色、環保的出行初衷,而讓這個本來大有可爲的市場走向解體,最終,任何人都無法從中獲得自己本可以獲得的那份價值。

■  作者|劉福生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注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