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下午03:22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上市以來從未虧損卻一夜破産,浩倫農科經曆過什麽?

2017年11月10日 下午06:46

曾經作爲“首支香港創業板上市的綜合農資集團”的浩倫農科如今已是快被淹沒在曆史長河之中。但誰能想到,這只農業背景的老港股,在經曆過清盤、主席破産、被數家銀行追討債務、除牌程序啓動到第三階段等等一系列低谷後,又迎來新的生機。

轉板以來從未虧損

浩倫農科作爲本港第一批創業板公司轉至主板的公司,其主要業務爲買賣肥料、農藥、其他農産品及非農資産品;制造及銷售農藥及肥料;提供植保技術服務;綠化苗木培育、生産種植及銷售。一般來說,港股大多數被提清盤呈請的公司多爲虧損狀態,主營業務不足以繼續支持公司的運營。誰能想到,浩倫自2002 -年起自創業板轉至主板上市以來,盡管業績上有大起大落過,但數十年來從未出現過虧損。是什麽能讓一間公司在一夕破滅淪落至清盤等待白武士援手的地步?故事恐怕要從頭說起。

浩倫農科在轉至主板上市之後,在農業這個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爲獲得更多的市場占有率,浩倫的業務鋪開快速發展。可以看到,自04年到06年之間,浩倫營業額幾乎一年翻一倍,並在後續多年維持著高速增長態勢。而純利方面卻跟不上營業額的高速增長,多次大起大落。停牌之前的年報中顯示,13財年浩倫的純利增長達到多年以來的最高峰1.54億元。高速的增長卻並不意味著企業的健康發展。

相較于2003年度的1.34億港元,13財年資産負債表顯示,浩倫應收貿易款項及其他應收款項32.98億港元,意味著存在高達32.98億港元的賒銷情況,而手上現金只有不到1億港元。與此同時,應付貿易款項及其他應付款項約21.26億港元,銀行和其他貸款約10.07億港元,流動負債約31.7億港元左右。但賒銷這種多靠信用爲維持的銷售情況,並不能保證完全沒有壞賬,由此可以看出,當年浩倫雖然企業規模很大,但企業資金鏈應該處于比較緊張的狀態。

資金問題全面爆發

在2014年時,福建民企先後出現資金鏈問題,浩倫農科的資金面問題亦全面爆發。浩倫亦公布2013財年中期業績,純利大跌93.5%至1052萬港元,就算剔除若幹非現金流量項目及上一個期間的非經常性項目影響,純利亦按年減少41.7%。

天不測風雲,2014年10月中浩倫公布自2014年第二季度開始縮減生産規模及出現資金緊張情況後,當地管理層要求江西附屬公司盡快償還借款。江西附屬早已停産,該附屬無法實時償還其向當地管理層的600萬元借款,當地管理層亦不願意配合公司准備有關2014年度業績審計所需資料,同時江西廠房拆遷補償金額大降1000萬元。由這次來自當地管理層的追債拉開了浩倫債務危機的帷幕,10月26日浩倫公布遭渣打銀行索償逾1億元人民幣,接著又接到郭浩及福建超大的代表律師出具予公司及吳少甯的索償書,由郭浩及超大集團提供擔保並由公司及吳少甯提供反擔保的尚未清還的貸款金額,合共約6-7億元人民幣。11月,浩倫收到由CCM作爲呈請人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的清盤呈請,12月又公布江西浩倫涉三宗訴訟,不止是當地管理層的債務,還包括供應商以及建行的欠款。根據浩倫最後一次公布的14年中期業績中,可看到賬面上現金僅1.64億港元,完全不足以償債。公司也不是沒有做過掙紮,曾在12月發公司債募4500萬,仍難以挽回殘局。最後,公司不得不抛售資産以償還債務。

2015年1月,獲擔保人代償5850萬元銀行貸款。同時,江西工廠的停工也使一度使浩倫業務陷入停滯狀態。2月,浩倫遭法院頒令清盤,啓動除牌程序。同年7月,該公司主席吳少甯被判定破産,高管陸續辭職。

白武士借殼反收購

當16年3月,浩倫的除牌程序進入第三階段即將被取消上市地位時,終于等到了白武士的出現。同年8月,聯合集團(00373-HK)公布,作價4億港元向浩倫農科出售禹銘投資管理全部股權,後者主要從事證券及期貨條例下之第1、4、6及9類受規管活動。預計出售確認收益3.9億元,所得淨額擬用于營運資金。而在此時,浩倫的資産已經被賣得七七八八,哪裏還有錢去付這筆收購款項呢?

很明顯,浩倫此番苟延殘喘除牌階段收到白武士另眼相看,而聯合方面也借此機會反收購借浩倫這個“殼”將附屬金融公司送上二級市場,但是事情卻遠遠沒有那麽簡單。去年8月24日,浩倫農科第一次向聯交所遞交複牌建議,除收購外,複牌建議中包括股本重組、配售新股、公開發售股份及公司與債權人訂立的安排計劃。于2016年9月15日,聯交所同意將公司根據上市規則就複牌建議(而不是其他建議)而提交新的上市申請的期限延長至今年3月31日,在要被除牌的最後關頭,浩倫得以喘息。

由于構成反收購和重組等改變資本結構的重大事項,需要一段時間時間落實。浩倫在5月17日公告重組、配股、供股等複牌方案建議。又經過數月重組,直至昨日浩倫農科公布提交第二次新上市申請。至此,浩倫農科被白武士大禹金融從除牌邊緣拉回來已過去近一年半的時間,離停牌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年。

能夠白武士能夠出手相幫,或許是看中浩倫主板的殼價值,又或許是又自己的籌謀,但對于業務早已停擺的浩倫來說不失爲一種幸運。從未有過虧損,簡單看賬目看似正在健康運營的公司卻在一夕之間資金鏈出現問題,浩倫農科絕非個例。或許,浩倫農科的遭遇可以歸于企業發展太過于冒進,若想良好運營企業亦要好好思考對策以促進健康循環發展,不可盲目擴張。一年又一年的重組,而今二次申請尚未有官方定論,股東們也只好靜候佳音,同時小編也會持續跟進,欲知後事如何,且聽【港股解碼】的下回分解!

作者:朱亦丹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注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