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上午12:00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巔峰後的衰落,王朝酒業還能捲土重來嗎?

2017年12月06日 上午12:21

1980年,作為中國第一批,天津市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的王朝葡萄釀酒有限公司成立了。成立之初,王朝的前輩們不願借助法國投資公司的商標,注力與打造自己的品牌。皇天不負苦心人,不久之後,公司便憑藉“半幹白葡萄酒”一戰成名,1984年即捧回世界金獎,產品遠銷美國、英國、澳大利亞、丹麥、芬蘭等地。

90年代中後期,無疑是王朝酒業(00828-HK)的巔峰時期。彼時的王朝酒,在國內同類產品的市場佔有率超過50%,同時被指定為“國宴用酒”,被270多個駐外國使團招待外國貴賓,一時風光無限。當時的王朝酒真正當得起“王朝”名號,開啟了中國葡萄釀酒史的新紀元。

同時,風頭正旺的王朝與中國第一家工業化生產葡萄酒的張裕(1892年)、背靠中糧的長城在葡萄酒市場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即使是在新千年之初,王朝酒業的營業額與淨收入亦是雙雙增長,奈何變化多端的紅酒市場早已暗流湧動,王朝酒業表面輝,實則早已身陷險境。

曾經滄海成過往

2002年,張裕在國家工商局成功註冊“解百納”商標,在相差無幾的時間內,中糧集團亦開始整合長城資源......張裕解百納越來越深入人心,長城老白乾的名氣亦是越來越響。王朝酒業引以為傲的幹紅葡萄酒、半幹紅、半幹白葡萄酒早已不是獨家特色,隱患在此時便已經埋下。

王朝酒業上市之初股價(2015.1~2016.4)

 

來源:通達信

2005年是令王朝酒業悲喜交加的一年。這一年,王朝酒業順利登陸資本市場,成功在香港上市。也是這一年,張裕厚積薄發,一躍成為市場第一;長城縱橫捭闔,緊跟張裕位居第二,王朝酒業不得不將佔據了7年第一的寶座拱手讓人,從雲端跌下,曾經費盡心機打造的“盛世王朝”卻一步一步開始走向沒落的邊緣。

王朝酒業市場佔有率的下降與其定位有著直接關係,王朝酒業專注於高端葡萄酒,與中低端葡萄酒涉及較少。但是在2005年後,大眾葡萄酒市場逐漸被打開,張裕和長城乘勢而起,產品佈局橫跨多個檔次,王朝酒業便落了下風。

再者張裕解百納的品牌形象得以大火,與其行銷手段也分不開關系。但是王朝酒業卻過於低調了,雖說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如今市場流行的是“賠本也要賺吆喝”的買賣,王朝酒業實在是需要大力發聲了。

 

2009年後,王朝酒業開啟了短暫的“中興”之路,在上海開設了葡萄酒會所、直營店;在天津、上海相繼成立了銷售分公司......只是,在內憂與外患面前,王朝酒業的改良雖讓其經歷了短暫的復興,卻終究難擋頹勢。2012年,王朝酒業徹底陷入虧損狀態,2013年3月股票停牌。王朝酒業,這個曾經的葡萄酒巨頭,虧損至今已經5年,停牌至今已經4年,未來到底要走向何方?

能否捲土重來?

2017年3月8日,8月11日,王朝酒業發佈相繼發佈盈利警告。雖然王朝酒業依舊處於虧損之中,但是根據其8月11日的公告顯示,預期截至2017年6月30日止6個月的未經審核的綜合虧損金額相比去年同期下跌了50%,其虧損已經開始收窄。

只是,在業務收窄之時,王朝酒業亦開始出售旗下資產。2017年6月27日,王朝酒業發佈協議出售酒堡及相關設施的公告,協議出售的初始價為人民幣4億元,但通過採用重置成本及市場比較法的評估後估值為人民幣2.996億元。

但無論作價幾何,王朝酒業當次的無奈之舉頗有“飲鴆止渴”之嫌。出售資產雖能使得公司在短時間內獲得大量現金,但是酒堡乃酒業之根基。在其他紅酒企業正在看準時機收購酒莊擴大產業之時,王朝酒業卻不得不壯士斷腕,其內心之掙扎可想而知。只此一例尚可,若再次為之,必傷根本,只會再泥潭越陷越深。畢竟只要有酒賣,便有東山再起之時。

作者:施琳慧

本文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想转载请关註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码,留言获取授权。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