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8日 上午09:01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新年伊始就被追債或遭清盤,航標控股能否再度難關?

2018年01月04日 下午07:47

港股上市公司主要從事生産及銷售衛浴潔具産品業務的航標控股(01190-HK)近來可謂風波不斷,這不,2018剛剛開年公司就被債主追上門“討債”了,這令公司逾期再不還款就可能會被清盤!

1月3日晚間,航標發布了2018年第一則公告,表示于當日接獲公司已發行本金額爲1.52億元(港元,下同)債券的配售代理寶钜證券的法定代表于2017年12月29日發出的法定付款要求,金額包括本金及其利息約爲1.57億元。據悉,寶钜證券此次要求航標償還的款項爲已于2017年12月27日到期但于公告日尚未償付的第1批債券,且上述法定付款要求是根據香港法例第32章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7(4)(a)條發出,倘若航標未能于21日內償還上述款項,則公司可能遭發出清盤令。

此外,由于航標未能于2018年1月3日償付第1批債券,其亦接獲來自寶钜證券法定代表的通告,要求其實時償還第2批已發行本金額爲1.423億元、于2019年1月28日到期之債券。對于被債主連翻催債甚或可能被清盤,航標在公告中就表示,公司現正與寶巨證券積極協商償付方式並亦就該事宜尋求法律意見,且將采取一切有效措施維護投資者及公司權益:

(截自航標公告原文)

被連番追債提請清盤,航標能否再度難關?

其實這不是航標第一次被寶钜證券催債了。早在2017年9月5日,航標就曾公告收到自香港高等法院發出、由寶钜證券提請將航標于2017年8月31日清盤的呈請,原因是航標未能償付其于2016年1月29日發行、于2019年1月29日到期之本金額爲1.423億元無抵押債券下,于2017年8月8日到期的債券利息約497.5萬元。當時航標在公告中澄清到,公司具有償債能力並擁有足夠資金以悉數償付其債務,並稱將與澄清人商討和解。

2017年10月27日,航標公告宣布與寶钜證券就清盤呈請達成和解,並同意向其支付532.6萬元款項以全面清償及解除清盤呈請內針對公司的申索。2017年11月8日,航標公告悉數清償上述費用532.6萬元後已向香港高等法院提交撤銷清盤呈請的申請;11月30日,高等法院授出撤銷清盤呈請的指令,航標也算有驚無險度過了一次“難關”。

然而未及松口氣的航標,後續債項接連到期,這被催債的戲碼便又繼續上演了。這一次,航標會被清盤嗎?

風波不斷訴訟不絕,“事兒”還挺多!

其實回顧航標上市以來的發展曆程就會發現,這家公司大大小小經曆的“破事兒”可不要太多!2012年7月13日航標正式于港交所挂牌上市,主要從事設計、開發、生産、營銷及分銷品牌衛浴潔具産品。2013年8月,航標便被港交所(00388-HK)列入可沽空名單。

2015年2月17日,公司公告于2月9日收到反訴及第三方訴狀,該反訴文件由Gerber及其間接控股公司成霖針對航標中國境內附屬萬晖及航標向美國伊利諾伊州庫克郡巡回法院提起,關于萬晖生産及銷售潔具産品相關貿易協議項下的交易。此事源起2014年9月24日,萬晖于美國伊利諾伊州向庫克郡巡回法院遞交訴狀,就Gerber及成霖違約事宜提起訴訟並索償至多1800萬美元;Gerber及成霖于2014年12月15日前後就萬晖的申索遞交反訴文件,亦對航標一方尋求索償金額共約9300萬美元。

2015年8月,航標、萬晖、Gerber及成霖就上述訴訟最終達成和解並簽訂了最終和解協議;2017年3月,時隔一年半之後航標公告宣布與Gerber在執行最終和解協議的細節中出現分歧,令原本有望“圓滿解決”的訴訟事項一時再度陷入僵局。

控制權易主,險遇人事“地震”

不僅如此,航標公司內部也有過一段頗爲“動蕩”的時節。2016年9月30日上午10時許,航標股份在盤中急跌78.4%後緊急停牌;10月3日,公司公告控股股東兼董事會主席肖智勇可能出售公司股份的內幕消息,並表示公司在福建漳州市政府支持下正與九龍江集團及漳州投資等漳州四大國企集團洽談股權投資事宜,而若交易完成,九龍江集團及漳州投資將成爲航標主要股東。不過其後公司便澄清表示即使股權投資事宜落實,亦不會導致公司控股權變動及觸發全購要約。

2016年10月13日,航標宣布與九龍江集團協商股權投資事宜已終止,對方無意再進一步洽談投資安排,惟與漳州投資等其他各方的協商仍在推進。2016年10月25日,航標公告宣布控股股東肖智勇所持2.84億股相當于公司28.5%股份被國泰君安證券(香港)行使權利質押出售,肖智勇于公司持股量由51.98%降至23.48%。2017年2月,公司原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肖智勇辭任,同時委任鄭志鴻爲新董事會主席兼行政總裁;三天後,公司公告宣布接獲持股11.82%的主要股東Business Century提請,要求召開股東特別大會罷免包括新主席鄭志鴻在內的多名公司董事及委任六名人士爲公司董事,雖然中間有被提請罷免的董事主動請辭,但最終股東大會投票結果仍然是Business Century方“完敗”,鄭志鴻穩坐主席交椅。

除了人事險遇“地震”,航標在集資方面也不甚順利,2016年末兩次配股集資都未能成功。凡此種種數不勝數,那麽,糟心事如此之多的航標,經營及業績狀況又表現如何?

業績直線下滑,債務危機何時解?

筆者整理其往績財報資料如下表所示,從2014年至2016年三年間,公司營業收入連年持續下降,且下滑幅度不斷擴大;毛利率一年差過一年,到2016年末更是跌至26.5%,一年縮減13.4個百分點;純利方面也是從上市後便一直倒退,至2016年終錄得淨虧損近3.5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2017年中報顯示,雖然去年上半年公司收入增長28.99%,但毛利率仍跌6個百分點,並且最終錄得盈轉虧逾5800萬元:

可以說,航標的經營業績在上市後便幾乎是以無法挽回的態勢走向了衰敗,加之如前文所述,大大小小的“破事”一堆對公司正常發展實在有害無利,雖然航標也收購了一些新業務如按摩器具相關公司業務等,但經營效益目前仍然堪憂。

說回被討債一事,航標首次被債主呈請清盤時就說過自己有足夠的資金償債,但問題是,既說了有錢爲何如今“重蹈覆轍”又陷窘境?我們來看看公司賬上現金及債務情況:

上表可見,航標近兩年賬上現金越來越少,從2015年末的9.1億元到2017年6月底只有3.24億元,公司現金儲備可算銳減了;而債務方面,公司債券自2015年末的1.2億元增加到2017年6月底的2.63億元。公司債務增加而現金減少,這便是航標逾期未償債的原因?但眼見債主再度尋上門來,航標究竟能否順利解決此次債務危機呢?

在這個開初就被曝可能遭清盤的新年裏,再談航標的未來都顯得尴尬起來,但一切還沒有定論,故事發展的走向仍未可知,航標會再融資償債嗎?業務發展會不會有新動向?新的一年業績能扭虧嗎?這些疑問,就看2018年公司能否給投資者們一個解答了。

截至1月4日收盤,航標報收0.122港元,全日跌4.69%。

■ 作者:彭小留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註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