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上午09:56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出行王國”群雄並起,滴滴、ofo疑反目

2018年01月05日 上午10:47

2018年才剛剛開始,國內出行領域就已經硝煙彌漫。先有美團跨界佈局網約車,易到針鋒相對宣佈重大運營調整;後有市場瘋傳滴滴收購小藍單車,阿裏10億美元注資ofo。局外人入場攪局,局內人心思各異,怎麼看2018年的出行領域都免不了一場大混戰。

追根究底,根結所在還是“跨界”二字。

美團就不說了,即使是在出行領域內,原先也大致算得上涇渭分明。滴滴、易到、神州租車專注網約車;ofo、摩拜、小藍等緊抓“共用單車”的風口;還有個從美國來的“共用汽車”Uber,只可惜在華髮展不順,於2016年年中慘遭滴滴收購。

之後就是腥風血雨的2017年:

從O2O電商起家的美團悄咪咪在南京開始試行美團打車;易到被賈躍亭和樂視事件拖累,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危機;共用單車行業內一番火拼,滴滴入股ofo還植入了3名高管;哈羅單車(螞蟻金服入股)並購了永安行;以小藍單車為代表的6家共用單車企業悲情離場。

出行領域日漸模糊的邊界

競爭激烈生存不易,各家公司為求得存活也是想盡了方法。先是滴滴、ofo結盟,中、短途出行方案結合,試圖“一個APP解決用戶市內出行”;

 

滴滴入股ofo後,短途出行和中途出行在一個APP內無縫銜接圖源:網路

滴滴此舉或許讓摩拜感到了危機,於是年底在貴州新區上線了摩拜共用汽車業務;

結果滴滴系和ofo創始人發展理念相悖,按市場傳言,滴滴決定收購小藍單車親自下場,ofo獲阿裏10億美元注資後也有意向共用汽車領域進軍;

此外在哈羅單車於2017年12月中旬完成的D1輪融資中,除螞蟻金服外,威馬汽車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各家公司幾番佈局,原先清晰的邊界就此模糊。於是就有了2018年開年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ofo、摩拜火拼,哈羅單車意外爆冷;滴滴好不容易做到行業NO.1,突然從電商領域來了個新對手……

心思各異的入場玩家

上文已經提到,各家企業的最終目的都是生存。但這是一個太寬泛的理由,在各自的小心思下,各家的直接目的天差地別。這一點,在滴滴和ofo兩家間體現的最為明顯。明明對對方的領域存在野心,卻打算自起爐灶。說到底,還是各自的小心思在作祟。

作為投資方和以往合併經歷(滴滴合併快滴、Uber)中的受益者,滴滴自然是希望ofo能儘快與摩拜合併的。但ofo的創始人戴威未必這樣想,他可能更希望一場完全的勝利。

 

資本希望ofo、摩拜能儘快完成合併圖源:網路

滴滴想要促成合併,只好軟硬皆施。比如7月中旬派往ofo的三名高管,又比如此次意圖收購小藍單車。最好的結果,自然是ofo成功與摩拜合併。只可惜,阿裏的注資給了ofo底氣,短時間內這筆滴滴期望的合併無法被成功促成。儘管如此,收購小藍單車後,滴滴也成功拿到了共用單車的運營牌照,能夠自己運營。

背後的較量:騰訊vs阿裏

但阿裏的注資也讓市場猛地想起隱藏在企業背後的投資方,原來這場出行領域的戰爭說到底還是阿裏和騰訊的戰爭。話至此處,有必要先捋一捋各家企業背後的資本方。

 

騰訊和阿裏之間的競爭圖源:網路

摩拜和美團都屬於騰訊系;ofo、哈羅單車歸屬阿裏系;滴滴比較特殊,阿裏和騰訊都有入股,運營相對獨立。假設ofo和摩拜合併成功,直接收益方是滴滴,但對於剩下來的哈羅單車卻不太友好。騰訊、阿裏都能從滴滴處獲益,但阿裏卻還要面對來自哈羅單車的損失。

如果再將關注領域轉移至中長途出行,市場上已有兩家與騰訊有關聯的公司——滴滴和美團打車。而阿裏的“出行王國”暫時還未搭建成功,只能從滴滴處獲益。對阿裏來說,無異於又輸騰訊一局。如此,也不難理解阿裏注資ofo的舉動。不僅成功給騰訊添堵,還為自己佈局發展共用汽車爭取到了時間。

作者:熊思怡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註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