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5日 上午05:04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賈躍亭賤賣酷派股權,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2018年01月05日 下午10:44

1月4日晚間,自2017年3月31日起停牌至今的酷派集團(02369-HK)發布一則內幕消息公告宣布,大股東賈躍亭通過全資擁有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向威日創投出售了其所持8.97億股酷派股份,套現8.08億元(港元,下同)。據悉,賈躍亭此次沽售的8.97億股相當于酷派現有已發行股本的17.83%;出售股份每股作價0.9元,較酷派停牌前報價每股0.72元溢價25%。

出售完成後賈躍亭于酷派持股量由28.78%降至10.95%,不再爲單一最大股東;同時威日創投以17.83%持股量接盤晉身爲酷派目前單一最大股東;酷派創始人郭德英約共持有公司9.21%股權,緊隨賈躍亭爲公司第三大股東:

(截自酷派公告原文)

自2016年末樂視債務危機大爆發以來一年多的時間裏,樂視與賈老板就幾乎一刻也不曾從風口浪尖中抽身下來過。而在這場綿延日久、波及甚廣的暴風危機之中,普羅大衆還可放心“吃瓜”圍觀看戲,但身處其間的酷派卻不能,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酷派就是那個遭了“池魚之災”的冤大頭了。

要說酷派與樂視之間的糾葛,在樂視危機爆發之後早就成爲旁觀者茶余飯後的談資,已不是什麽新鮮事。不過今日再言及,還是多少交代下前情。

2015年樂視入股“引狼入室”

2004年12月9日,酷派前身中國無線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作爲一家無線方案與設備供應商,其主要供應無線系統方案及包括智能手機在內的無線終端機。上市後,中國無線因應市場需求將業務重心逐漸轉移至智能手機産品,並成功打造了酷派智能手機品牌;2014年初,中國無線落實更名“酷派集團”並緊緊抓住4G商用的風口繼續著力發展智能手機業務。

2015年6月28日,酷派公告控股股東郭德英旗下Data Dreamland以每股3.508元向樂視創始人賈躍亭旗下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出售7.8億股酷派股份,完成後郭德英持股量由38.23%降至20.28%並不再爲酷派控股股東,同時賈躍亭以17.95%持股量成爲酷派第二大股東。同年7月,樂視宣布聯手酷派後第一個重磅合作計劃,即在5G技術上開展深度合作以打造史上最快的車聯網。

2015年8月17日,時任樂視網(300104-CN)董事長兼總經理的賈躍亭以及時任樂視網副董事長兼副總經理的劉弘雙雙進入酷派董事局成爲執行董事;2016年8月5日,公司大股東郭德英完成以每股1.9元代價向賈躍亭出售約11%公司股權,持股量降至9.22%;而賈躍亭持股量則增至28.83%,一躍成爲酷派單一最大股東(見下圖)。同日,郭德英辭任酷派執行董事兼董事會主席,而賈躍亭則繼任公司董事會主席正式入主酷派。

(截自酷派公告原文)

彼時,剛獲樂視入主的酷派曾信心滿滿,更寄希望于用兩年左右時間將樂視+酷派手機市場份額做到國內前三。然而,如今回看便知,當初的美好願景對酷派來說終究成了一個不可能的夢——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6年11月,樂視驚爆資金鏈面臨“大挑戰”,其債務危機禍及酷派致使後者股價在2016年11月7日大跌17.56%,當日更曾跌破1元創逾三年半新低。

此後酷派幾乎是一朝跌落“神壇”,業績倒退轉虧、股價崩盤屢創新低、曾經引以爲傲的智能手機業務也因競爭激烈和市場衰退銷量大幅下滑......2017年3月31日,酷派公告因延發2016年業績報告而停牌,而這一停牌就停到了現在!

一朝跌下“神壇”,酷派業績、股價敗勢難收

便來看看酷派往年業績情況。應該說,在樂視入主之前的酷派本來通過多年的“自我奮鬥”已經取得非常可觀的成績,到2014年酷派年收入以249億元創下新高,淨利潤也大增近5成達到5.13億元,這也是酷派業績表現最爲輝煌的一年。2015年年報顯示,酷派營業額大跌超4成,雖然純利因計及失去一間附屬公司控制權確認盈利26.35億而暴增3.5倍,但業務發展效益已不及從前。2016年中期,酷派營業收入大跌,半年錄得淨虧損20.53億元,公司發展幾乎走到大廈將傾的地步;2017年5月31日,酷派刊發了公司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未經審核管理賬目,初步錄得全年虧損逾42億元:

2017年4月21日,酷派還自願公告了2017年以來的運營業績指,集團截至2017年3月31日經營虧損約爲4.6億元,而公司預計2017年上半年的經營虧損會擴大到6億元至8億元之間,相比2016年同期將出現較大經營業績下滑。酷派表示公司經營業績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市場競爭激烈,而2017年度公司規劃中具有競爭力的新産品尚未上市,導致銷售收入規模下滑,預計2017年上半年較去年同期營業收入下滑將超過約50%;同時集團持續投入研發及市場銷售推廣活動,導致集團2017年上半年費用支出未有改善。

不僅業績“重創”,酷派股價也在2016年11月之後大幅跳水,以2016年11月4日收盤價1.31元計,到2017年3月30日停牌前報價0.72元,酷派股價累跌45%:

(酷派停牌前股價走勢圖,截自港交所網站)

樂視“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酷派未來何在?

當然,酷派作爲“受害者”受樂視危機波及已然傷得不輕,但賈躍亭方在酷派這裏最終也沒討到好處。以賈躍亭當初買入酷派股份時的代價計,2015年以每股3.508元買入7.8億股耗資近27.4億元;2016年以每股1.9元買入11%股份總代價爲10.5億元,兩次合共花費近40億元。而如今老賈以每股0.9元轉讓大額股份,這價位比起當初入手已經是大幅度賤賣了。

2017年11月17日酷派公告賈躍亭辭去公司執行董事兼董事會主席等職位,如今也終于開始賣股權了。然而賈躍亭可以摻了一腳再拍拍屁股走人,但酷派還能回到當初的鼎盛時期嗎?總的來說,酷派與樂視結下的這一段“孽緣”,如今來看結果無疑是兩敗俱傷。但說到底罪魁禍首還是樂視,畢竟崩壞的源頭出自老賈一方,說句不中聽的話,樂視對于酷派而言當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了!可歎,酷派在樂視陰雲籠罩下苦苦掙紮時,老賈仍可潇灑遠盾美國繼續自己的造車夢,當“下周回國賈躍亭”成爲網絡熱梗,賈老板在大洋彼岸享受著“最後的自由”、憧憬著“最後的勝利”的時候,留給酷派的又剩下什麽?

2017年12月31日,在被要求強制回國的最後期限來臨前,賈躍亭妻子甘薇通過微博向外界透露其回國消息,並稱此行爲“使命回國”,但外界期盼多時的賈躍亭本人並未如期歸來:

(截自賈躍亭妻子甘薇微博)

2018年1月2日,甘薇再發微博表示賈躍亭已將國內債務問題全權交予甘薇和賈躍亭哥哥賈躍民處理並表示會“負責到底”。但這場目前已橫跨三個年份的“拉鋸戰”究竟如何收場?也許對于賈氏夫婦的“大表決心”還是看看便算了。

附圖:賈躍亭聲明(來自甘薇微博)

文\偏留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註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