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4日 上午02:10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內地赴港上市“蛀蟲”何時亡?山東企業借鑒以“吾日三省”

2018年03月01日 下午09:17

A股上市的高門檻和門前長長的隊伍,讓許多內地企業望而止步,于是,越來越多的內地企業便去尋覓其他相對容易介入的“融資渠道”。憑借著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香港證券市場,其相對成熟的市場及完備的制度,吸引著大量內地企業的重視,越來越多的內地企業紛紛赴港上市。

然而,不容忽視的問題便是,香港證券市場合規的警戒線頻頻受到“蛀蟲們”的挑釁與幹擾。

以赴港上市中創下單日最大跌幅的個股——輝山乳業(06863-HK)爲例,2017年3月24日,僅僅半個小時,股價巨幅跳水,跌幅高達90%,在經曆心驚肉跳的走勢之余,企業自此發起停牌,時至今日,已近一年,不妨跟隨筆者,來看看輝山乳業曾經的“榮”與“辱”。

光榮史:草原牧歌,前景廣闊

上市初期,輝山乳業作爲區域性品牌,雖然名聲不大,但也做的順利且坦蕩,2002年美國隆迪意欲入駐輝山乳業,無疑凸顯了輝山乳業的潛力與價值。

截至2016年9月30日,輝山乳業的牛群規模達到19.7萬頭。相比排名第一位的現代牧業(01117-HK)僅差3萬頭,養殖規模居于前列,草原的換歌亦是奏唱地響亮。

(2016年前家養殖企業生産情況)

根據彭博消息,輝山乳業在2011年12個月期間經過調整後的利潤率高達11%,而伊利和蒙牛這樣的乳業龍頭企業分別僅僅只有8.6%和4.0%。利潤的爆發,無疑帶給投資者彼時的歡愉及對未來的展望,殊不知,隱患悄然將至。

屈辱史:價值沽空,財務造假

企業謀發展,本是好事,但脫離“合規”,披上“狂妄自大”的發展乃是市場禁忌。輝山乳業的野心,一點也不小,在2009年,輝山乳業先後在東北地區(沈陽、錦州等地)籌資建設奶牛養殖繁育基地以及乳品加工廠,4年後,輝山乳業又加大了擴張的步伐,華東地區成爲目標,然而在大舉擴張的背後,財務“注水”流淌滿地。

出名做空機構渾水公司悄然跟在輝山乳業的身後,指出後者在苜蓿草成本及資本支出的造假,誰知,這把緩慢舉起的大刀,並未讓狂妄自大的輝山乳業惶恐萬分,股價依然掌控之內。

直到2017年3月24日,一方面受前期被披露財務造假而引發的恐慌(雖然財務造假被當事人否認,但仍有待商榷),亦受該企業資金鏈的斷裂影響,股價瘋狂跳水而後停牌,據公開消息統計,輝山乳業涉及金融債權最少有120億,另外該企業董事長個人債務約40億,拖欠供應商款項約30億。

輝山乳業大舉擴張下,對財務的忽視,造成資金鏈斷裂的慘痛結局,而僥幸過後,代價終將如期而至。

“雙殺”還是“雙贏”?

輝山乳業——作爲內地東北地區企業赴港上市走向末路的典型,無疑不起到警醒作用。

東北地區近年以來的走衰,有目共睹,作爲比鄰東北的山東省,與東北地區有很大的相似性,譬如重工業占比高、科技産業較少、缺乏創新、民間債務嚴重、官本位思想嚴重等,如若能作爲先導,像輝山乳業此類上市公司末路狂徒的做法,還是值得引以爲戒的。

那麽山東近年來赴港上市的路走的還順利麽?據山東財經網公開消息,截至2015年,山東赴港上市企業有45家,山東成爲香港外資最大來源地。反觀山東企業赴港上市步伐,赴港IPO進程不斷加快,截至2017年,山東赴港上市企業達47家,融資金額達928億元,上市數量以及融資額分別占境外總量的45%和80%。

值得注意的是,港股對于內地企業赴港上市予以正面態度,比如2017年年底港股資本市場的“同股不同權”制度的頒布,事實上,港股市場的體量需要內地合規、優質企業的駐入與支撐。

然而在內地企業成功赴港上市後,部分企業圖謀快速發展、財務造假、瘋狂動用杠杆,這種做法不僅是背棄投資者對上市公司的信任,對企業本身來說,亦是不負責任的行爲,兩敗俱傷的代價足以有上述企業爲例。

山東省面臨著複制東北的傳言,對于山東赴港上市企業無疑起到警醒作用,企業赴港上市不僅僅依靠港交所的監督,更需要企業自身擁有自我監督的責任和意識。

■ 作者|王潤萍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註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