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上午07:42 (香港時間)

對話三七互娛(002555-CN)總裁:遊戲強監管利好大公司,99%發幣是騙局

2018年03月11日 下午05:34

「這個市場更規範了以後,對我們這樣的大公司其實是利好的,但對那些用色情或者是賭博來牟利的公司,是毀滅性的沖擊。」3月7日晚間,遊戲公司三七互娛(002555-CN)創始人、總裁李逸飛在接受澎湃新聞等媒體采訪時,針對監管部門加大對遊戲行業的監管力度,作出了回應。

李逸飛是在三七互娛主辦的中國第五屆中國國際互動娛樂大會期間,接受澎湃新聞記者等媒體采訪的,話題涉及2018年遊戲行業格局、遊戲監管與規範、區塊鏈技術在遊戲行業的應用等話題。

中小公司的「不公平競爭」

在監管與規範方面,李逸飛認為,「國家對這塊(指網絡遊戲)的管理,對我們這樣的公司是好事。我們一直非常遵守國家的相關政策,無論是宣傳上的尺度還是口徑,我們都遵守,但是以前的中小公司不做。比如說色情或者暴力的東西,在宣傳上確實成本比較低,這些中小公司可以用,而我們又不願意用,那這就是「不公平’的競爭。」

以辦理遊戲版號為例,李逸飛說,「可能有一些小公司無所謂,他們沒有辦版號,但他們不管,就直接推(產品)。這對市場環境是一種幹擾。」

2017年12月,中宣部、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教育部、公安部、文化部、國家工商總局、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聯合印發《關於嚴格規範網絡遊戲市場管理的意見》,部署對網絡遊戲違法違規行為和不良內容進行集中整治。
李逸飛認為,當遊戲市場更規範後,有利於營造更好的行業環境,「我們本來就做得很規範,或多或少有一些瑕疵,我們把瑕疵修整就好了,但是那些用色情或者是賭博來牟利的公司,對他們來說,(監管加劇)是一些毀滅性的沖擊,(反而導致)整個市場的空間會更大,這對我們是利好。」

李逸飛在2011年創辦三七互娛,依靠頁遊業務起家的三七互娛在2015年實現整體上市,隨後三七互娛開始向手遊業務轉型。2月28日,三七互娛披露的業績快報顯示,2017年三七互娛營業收入為61.92億元,同比增長18%,凈利潤達16.55億元,同比增長54.62%,綜合其他A股遊戲公司的業績情況來看,三七互娛的凈利潤規模目前排名第一。

爆款

眼下,中國遊戲市場仍處於「兩超多強」的格局,騰訊遊戲和網易遊戲在收入規模、市場份額上遙遙領先,而盈利規模在十多億的A股遊戲公司則包括三七互娛、愷英網絡(16.13億元)、完美世界(15.05億元)、巨人網絡(12.9億元)、昆侖萬維(10.19億元)等。

李逸飛認為,「2018年到年底,原有買量的很多公司就會被洗掉,慢慢做不下去了。另外原有靠做高速叠代,比如說做得還可以的產品,買一個影視IP換個皮又來發一遍,這種產品也做不下去了。」

遊戲行業近來呈現出來的另一個特點是,爆款遊戲的熱度持續時間不短縮短。

網易的《陰陽師》在2016年持續半年的火爆後,迅速被騰訊旗下《王者榮耀》的熱度所蓋。而2017年12月的女性向戀愛手遊《戀與制作人》,則在今年1月又迅速讓位給了來自日本的《旅行青蛙》,一個春節過後,“呱兒子”也被主人們冷落了。

對此,李逸飛認為公司將進行多元化的嘗試,「可能市場的細分(品類),每一個品類都有爆款。」
李逸飛說,而多元化的遊戲所抓住的是擁有細分需求的核心用戶。

以《戀與制作人》為例,李逸飛稱,這款遊戲的影響力帶來了許多「泛用戶」,隨著熱度的降低,流失掉的是這批「泛用戶」,「但留下來的核心女性用戶,她們能玩這個玩一年甚至是更長。《戀與制作人》熱度雖然掉了很多,但是仍然在暢銷榜的三十幾名,這絕對是一個大幾千萬量級的產品才能拿到的真實的排名。從這個角度來看,做細分市場不要想太多,泛用戶進來了,那是意外驚喜的,我只需要去獲取真正的核心的用戶,滿足他們的需求。」

區塊鏈

李逸飛還對時下火熱的區塊鏈話題發表了看法:「我始終認為要把區塊鏈和ICO(代幣發行)分開看,區塊鏈這個技術是絕對有很大的發展前景的,但是發幣來看99%都是騙局。」

在李逸飛看來,區塊鏈未來在遊戲行業的價值,可能體現在玩家充值上,「如果未來我把所有的遊戲上到區塊鏈上,各個遊戲的價值是打通的,你也許不玩這個遊戲,但是你可以去玩其他遊戲,原有產生的價值在新的遊戲裏面通過上鏈去做交換,是可以實現價值平移的,因為它是一個分布式的記賬。」

下為記者與三七互娛創始人、總裁李逸飛對話實錄(略經刪減和編輯)

澎湃新聞:遊戲市場「兩超多強」的局面會一直延續,還是會出現一個洗牌期呢?什麽樣的遊戲公司會在這一輪洗牌期崛起或被淘汰?

李逸飛:移動端市場是高速增長的市場,同時也是快速變化的市場。回過頭去看整個市場,遊戲的品類每一年都在高速的發展,洗牌每年都在發生。今年大家要再進一步去洗(牌)的是多元化的東西,可能市場的細分,每一個品類都有爆款。我們的研發線、投資線也布局了一些像《半世界之旅》的產品,很快也會在國內上市,它跟《戀與制作人》有一定相似的東西,但《戀與制作人》是現代的,它是偏穿越風格的女性向的遊戲,而且它的角色更多,劇情也更多。《戀與制作人》的劇情是兩百多萬字,我感覺像是看一部網絡小說。

所以洗牌是隨時都在發生的。2018年,到年底,原有的買量的很多公司就會被洗掉,慢慢的做不下去了。另外原有的靠做高速叠代,比如說做得還可以的產品,買一個影視IP,換個皮又來發一遍,這種產品也做不下去了。那能做出來的,一方面是像《楚留香》這種精品的MMO;另一方面是像《戀與制作人》打細分市場,而且要做得非常的精致,要把市場打得特別透,這種產品會拿到一些新的市場份額,產生爆款。

洗牌什麽時候會結束?我認為洗牌永遠也不會結束,每年都會洗,有不同類型的公司會被淘汰掉,又新的類型和新的公司會出來。

記者:騰訊(00700-HK)和網易遊戲業務比重在下滑,他們也在調整自己的版圖,您是如何看這個現象?遊戲巨頭公司是不是進入了新的調整階段,三七是不是也會加速業務線的拓展?

李逸飛:第一個問題,多元化、突破新的類型和新的品類是我們一直追求的東西。包括海外二次元方向,除了這些以外,我們自己在研發內部也有一些新的方向,比如說我們現在有一款休閑競技的產品,其實已經在內部測試。這個產品我認為它不會產生特別高的利潤,因為是偏休閑競技,它的單用戶的LTV會相對比較弱。但是,如果表現還好,我覺得它可能對DAU的貢獻,對品牌的貢獻會比較高,這是另外一個層次的突破。

品類和多元化問題,在公司的不同階段看法是不一樣的。現在中小型公司首先要生存,所以還是要去(做)最賺錢的,或者是SLG這種一次性投入可以收很多年的項目。但是到了網易這種規模,或者是像三七這種規模,我們肯定要做多元化的嘗試,比如MMO或者ARPG,是我們原有的強項,但是回合類,仙俠類,針對海外的SLG類,我們一直都在嘗試通過自研去突破,包括剛才講的休閑競技類。

第二個問題,(對於)整個市場,我覺得2017年移動端的收入仍然是高速增長的,大家仍然覺得遊戲有非常好的現金流,離利潤很近的產業。而且這個產業在高速的增長,只不過現在確實存在一個巨頭對市場的擠壓,這個巨頭指的不只是騰訊和網易。其實你們看市場份額,我剛才提到的幾家公司2017年的市場份額都在增長。所以,我覺得從三七的角度來說,無論是做多元化還是做出海,都不影響我們在國內手遊搶占更多的市場份額,我們最終的目的是不會丟國內的市場,同時努力擴大我們的市場份額。

澎湃新聞:《戀與制作人》和《旅行青蛙》這些針對細分受眾的遊戲的火爆,背後反映了遊戲用戶習慣的哪些變化?
李逸飛:不同的用戶心態確實差別很大,無論是《戀與制作人》還是《旅行青蛙》。像《旅行青蛙》直接沖擊了《戀與制作人》,《旅行青蛙》出來的時候《戀與制作人》的曲線是急速向下的。但《旅行青蛙》火了多久?過了春節假期,然後就沒有了。這也說明了靠口碑帶來的產品用戶其實變化很快,就像我跟《戀與制作人》公司的老板交流的,他們自己認為當時他們的影響力,或者是用戶的穿透,其實帶來了很多的泛用戶,他認為這個產品真正的量級是一個月幾千萬的流水,但是留下來的核心女性用戶,她們能玩這個玩一年甚至是更長。

他們自己的判斷其實是很對的,《戀與制作人》熱度雖然掉了很多,但是仍然在暢銷榜的三十幾名,這絕對是一個大幾千萬量級的產品,才能拿到的真實的排名。從這個角度來看,做細分市場不要想太多,泛用戶進來了,那是意外驚喜的,我只需要去獲取真正的核心的用戶,滿足他們的需求。

用戶的感覺差距是很大的,比如《戀與制作人》,女性用戶有什麽特點?比較容易很狂熱,為什麽小鮮肉的吸金能力比小花朵強?因為女孩子更瘋狂。但是說實話,女性向產品面對的用戶也更容易移情別戀,所以女性用戶的周期就沒有這麽長。你要做《戀與制作人》這樣的產品,你要不停地去琢磨用戶喜歡什麽和有新的東西出來,比如說做帥哥去吸引她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要不停地有新的出來,只賣這4個,只賣白起或者是只賣李澤言也是不行的。所以我們的發行一直做用戶的分析,針對各種品類的用戶,做不同的數據分析,然後再反饋到研發和數字體系上。
記者:目前監管政策對整個遊戲行業會造成哪些影響?

李逸飛:我認為,國家對這塊的管理,其實對我們這樣的公司是好事。第一,我們一直非常遵守國家的相關政策,無論是宣傳上的尺度還是口徑,我們都遵守,但是以前的中小公司不做。比如說色情的東西或者是暴力的東西,在宣傳上,它確實成本比較低,這些中小公司可以用,而我們又不願意用,那這就是不公平的競爭。現在國家關停了很多不規範的小公司,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我們為自己所有的遊戲堅定的辦版號,手遊渠道不辦版號是不給你上架的。我們是非常堅定地做這件事情,但是可能有一些小公司無所謂,他們沒有辦版號,但是他們不管就直接推。這對市場環境是一種幹擾,它可以影響我們的成本,這個市場更規範了以後,對我們這樣的大公司,其實是利好的。我們本來就做得很規範,或多或少有一些瑕疵,我們把瑕疵修整就好了,但是那些用色情或者是賭博來牟利的公司,對他們來說,是一些毀滅性的沖擊,整個市場的空間會更大,這對我們是利好。
澎湃新聞:三七互娛在防止未成年人沈迷遊戲方面有哪些舉措?

李逸飛:其實未成年監控我們一直是嚴格的,因為早就有相關規定,首先要身份證註冊驗證,低於18歲的有3小時、5小時(的限制),每天玩遊戲不能超過這個時間。

我們也超出這個之外做了很多事情,曾經我在跟人交流的時候,有很多人也是小朋友的媽媽、爸爸,他們也關心身份證的問題,問我:兒子13歲,沒有身份證,結果他知道父母身份證號,用父母身份證去實名認證了,你們有什麽辦法?作為一個對社會負責任的企業,我們確實會做更多的東西,我們所有的遊戲在很顯著的地方都有家長監護系統,你可以主動告訴我們這個賬號雖然是用你的名字註冊,但是實際上可能是小孩在玩,那麽我們就把這個賬號納入到防沈迷的監控裏面,雖然他的身份證號對應是30歲的人,但我一定會讓它防沈迷,看上去我會損失一些用戶時長,但我覺得上市企業一定要多做一些有社會責任的東西。

包括提到的涉黃,其實我們內部做宣傳,一直有專門的審查。美術做出去要投放,專門有小組審查,他們認為有問題的素材是投不出去的,如果業務部門認為這個素材沒有問題,我們會有仲裁的體系,到高管的層面再進行判斷。
負責任體現在很多地方,上市公司要對投資者負責。比如區塊鏈這個東西,作為科技和互聯網公司的總裁,我始終認為要把區塊鏈和ICO分開看,區塊鏈這個技術是絕對有很大的發展前景的,但是發幣來看99%都是騙局。

區塊鏈未來體現在遊戲中的價值,其實思維發散的話,我們可以思考。現在遊戲玩家充值的時候,或多或少他都有一個擔心,我充錢買的裝備和角色不玩了就會貶值很厲害,甚至歸零了,但是如果未來我把所有的遊戲上到區塊鏈上,各個遊戲的價值是打通的,你也許不玩這個遊戲,但是你可以去玩其他遊戲,原有產生的價值在新的遊戲裏面通過上鏈去做交換,是可以實現價值平移的,因為它是一個分布式的記賬。

另外,我跟投資部講,你要做投後管理,還要做財務的監管,有很多事情做,以後所有投的企業,我都要求把你的財務上鏈就好,因為是分布式獨立賬本,賬本一旦上鏈之後是不可修改的,大家的賬戶在安全的前提下其實是相對公開和不可做手腳的。所以這個技術,至少能夠帶來很多可以應用和可以想象的場景,當然這個場景的成熟需要時間。
記者:部分限售股在2018年將迎來解禁,您怎麽調動市場投資的積極性?

李逸飛: 關於減持,關於解禁,包括二級市場和很多機構投資人,從去年就一直關註這個問題,因為到2017年底,限售股基本上就要逐步解禁了,就要變成可流通的股份。2017年底之前,整個公司的流通股占比是很低的。 

從我們的角度,首先我自己公司的主業是沒有問題的,一直在高速地成長,所以我並不認為解禁會成為一個問題。現在證監會關於減持有很多限制,大股東的減持步驟很緩慢。而我個人也不買遊艇、飛機,一年就跑跑步花個幾萬塊錢,甚至我們會在合理的時間用合適的方法來激勵高管,保證整個團隊更有動力。

澎湃新聞記者 陳宇曦 責任編輯:葛佳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