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5日 上午04:10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單季度虧損與估值猛漲,螞蟻金服是否在IPO前主動選擇戰略虧損?

2018年05月08日 下午06:18

淘寶“雙十一”活動成功的將“光棍兒節”轉型發展成“購物節”,開啟全民的剁手之路,而螞蟻金服卻真正的創造了一個全民“買買買”的時代——隨時隨地、隨心所欲的“剁手”。

與傳統產業相比,新一代互聯網巨頭沒有邊界限制的“放飛自我”式發展。它們成長的速度之快、產品線之多、不局面之廣,已經很難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對它們進行估值判斷。在新金融行業中,螞蟻金服可以說是一個“異類”。除了一些依靠借貸業務“上線”的P2P平臺,行業中絕大多數新金融平臺還在盈利邊緣中苦苦掙扎。

單季度虧損絲毫不影響估值

與同樣是互聯巨頭中剝離出來的京東金融、騰訊金融、百度金融相比,螞蟻金融每年都向母公司提供著不菲的利潤,萬萬沒想到的是,螞蟻金服也開始虧損。

日前,阿里巴巴公佈2018財年第四季度(2018年1月1日—3月31日)和全年財報(注:財年與自然年不同步,從每年的4月1日,至第二年的3月31日)。從數據中可以看出螞蟻金服的兩個核心數據:一是支付寶全球活躍用戶8.7億;二是螞蟻金服2018財年第四季度虧損7.2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與螞蟻金服單季度虧損形成反差的是2018財年的稅前利潤為91.84億元(約14.64億美元),同比2017財年增長65%,盈利能力絲毫不減。

這一反差自然會引起社會的一片熱議,有傳聞稱這是螞蟻金服在IPO前主動選擇戰略性虧損,這一說法尚未得到官方證實。

對於單季度虧損,財報里的說明是螞蟻金服一些指向未來的投資(主要是加大了投入和佈局以獲取更多的用戶),使得其在本季度支付給阿里巴巴的特許權使用費和軟體技術服務費收窄。

更有趣的是,資本市場是對數字是極為敏感的,然而投行對螞蟻金服估值絲毫沒有收到這一季度虧損的影響,反而是一再上調對其估值。先是巴克萊銀行對螞蟻金服的估值從1060億美元上調至1550億美元,上調幅度達46.23%。接下來是安信證券也在一份有關螞蟻金服的研報中將估值調到1600億美元。目前為止,研究機構給出的最高估值是1641億美元。

為何能成為新金融行業領頭羊

螞蟻金服、京東金融、騰訊金融、百度金融可謂目前中國互聯網金融四巨頭,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螞蟻金服是四大巨頭中綜合實力最強的,即便一季度業績出現虧損,其他三家與之相比還是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根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佈的螞蟻金服生態圖可以看出,其生態主要包括三大板塊:金融科技、普惠金融、海外市場。

 

(圖片來源: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

2017年,阿里巴巴實現收入2502.66億元,同比增長58%,創下IPO以來最高增速的神話。其中,阿里巴巴投資的的東南亞電商平臺Lazada和其全球零售市場平臺Ali Express的增長,帶動阿里國際商務零售業務收入增長94%。

戰略投資上,螞蟻金服在上一財年除了大刀闊斧的投資國內資本市場,包括投資蘑菇租房、領投哈羅單車10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戰略投資快捷停車、佳都數據,以及參與阿里巴巴收購餓了麼和投資共用單車平臺ofo;對出海戰略還投入大量心血,先是3月出資1.8億美元購入巴基斯坦公司TMB (Telenor Microfinance Bank)45%股權,為當地用戶提供移動支付等普惠金融服務;再是4月和孟加拉移動支付公司bKash達成合作。

其實,早在2015年螞蟻金服就通過“技術出海+當地夥伴”在海外積極打造屬於當地人的“支付寶”。隨著和bKash的開展合作,支付寶至今在境外已有9個本地錢包小夥伴,遍佈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泰國、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等國,成功的將支付寶打造成中國的“新四大發明”之一。

螞蟻金服在金融監管寬鬆之時,將紅利一滴不剩的全部喝下;當自身支付業務遭遇微信紅包的挑戰之時,螞蟻金服積極拓展其他業務;當金融迎來嚴監管的時代,螞蟻金服率先立flag,似乎對手都是在跟著螞蟻金服的腳步走。因此,無論是從發展戰略還是經營業績上看,螞蟻金服都是互聯網行業的領頭羊。

然而單季度業績虧損對螞蟻金服IPO融資,甚至接下來的發展上市還都是一個未知數!

作者:劉玲玲

港股解碼,香港財華社王牌專欄,20年專注港股,金融名家齊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創財經號。看完記得訂閱、評論、點贊哦。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