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19日 下午06:18 (香港時間)

敢把自己和小米相提並論,正和島究竟是誰?

2018年06月12日 下午07:09

雷軍和他的小米最近在商界頻繁引發地震,先有700億美元基準估值赴港IPO、後有“中國首家CDR”同步回A。對比幾乎同期上市的“獨角獸”,寧德時代折價上市、富士康鎖定3年,AH股資本市場和有關監管層對小米可謂格外優待,雷軍和他的小米完全配得上一句“風頭無兩”。

在這樣的背景下,一篇名為《劉東華回復雷軍:正和島是誰,正和島為什麼而奮鬥?》的文章橫空出世,字裡行間透露出作者劉東華和雷軍的熟稔、雙方思想觀念的殊途同歸甚至有隱隱的沾沾自得。然而對於普通吃瓜群眾來說,心底首先浮現的只有兩個問題:劉東華是誰?正和島又是誰?

劉東華是誰?正和島又是誰?

劉東華,原《中國企業家》雜誌社社長、中國企業家俱樂部創始人。2011年劉東華放棄局級幹部身份,投身互聯網創業,創辦正和島。柳傳志、馬雲、王健林、郭廣昌、李書福等近30位國內知名企業家和他們代表的機構聯手投資劉東華近億元,作為正和島的啟動資金。在中國,創業伊始就坐擁如此龐大的人脈資源和資金資源的創業人,恐怕寥寥無幾。

正和島,定位於“中國商界高端人脈深度社交平臺”,以嚴格的實名制、會員制、收費制和邀請制限制“登島會員”。會員繳納3萬元/年的會籍費登島後將可享受包括《決策參考》雜誌、《每日推薦》手機報、網站/用戶端資訊以及和行業大佬線下聚會在內的諸多服務。

2

劉東華認為通過高標準的篩選,正和島可以為會員創造一個低信任成本、低學習成本、低合作成本的安全、舒適、高價值濃度的企業家港灣。正和島可以通過持續升級的信用體系成為支撐企業家供需對接的平臺,供需對接包括人的供需、認知的供需與資源和機會的供需。

由於受眾群體“小而精”,正和島並未和前後腳成立的小米一樣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品牌,市場上也有不少質疑正和島盈利模式的聲音。對此,劉東華的回應是:在平臺發展期,正和島主要吸收以企業家為主的會員;當使用者達到一定規模,正和島才會開放第二種收入模式——廣告;第三層的商業模式則是高端的團購和高端的個性化定制服務。

根據官網介紹,正和島目前擁有超7000名企業家會員,背後是5000餘家億元營收企業。不知道正和島的收入模式目前發展到了哪一層?

《劉東華回復雷軍》一文中有這樣一段話:

讓我頗感驚喜的是,小米以分秒必爭之勢、雷霆萬鈞之力迅速創造出了人們翹首以待的新“標準模式”;而這種驚喜在我這裡之所以沒有變成“驚恐”,是因為小米基於“鐵人三項”的標準模式是自下而上做的,正和島基於企業家深度社交的標準模式則是自上而下做的,很希望在不遠的將來雙方有一個美好的“會師”。

可以看出,劉東華對於正和島的未來有很高的期待,或許小米開了掛了今天將成為正和島的明日。創始人對產品的美好期待無可厚非,但這段話中“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兩詞卻值得玩味。何為上?何為下?又是什麼自下而上或者自上而下呢?

3

什麼自下而上又自上而下?

正和島基於企業家深度社交的標準模式同普通人的生活離得有點遠,筆者也不好妄加揣測。不過小米的“鐵人三項”模式卻是市場耳熟能詳的,市場可以此為依據反向推理什麼貫穿了上下,以及何為上何為下。

“鐵人三項”指的是小米獨創的商業模式:硬體+新零售+互聯網服務。雷軍在公開信中承諾永遠堅持硬體綜合淨利率不超過5%,並向社會發問:

為什麼生產和流通的效率長期不能提高?為什麼商業運轉中間環節的巨大耗損要讓用戶買單?為什麼所有“cost down”的努力都只在那10%的生產成本裡摳索,而從不向無謂耗損的那90% 運營、交易成本開刀?

這段話回答了一個問題:小米“鐵人三項”商業模式的意義何在?“鐵人三項”壓縮了產品生產和流通環節中無謂損耗、占比卻高達90%的運營、交易成本,讓小米的用戶買到的商品既好又便宜,讓小米的運營效率通過運營成本的壓縮得到了顯著提升。

歸納來說,小米基於“鐵人三項”的標準模式是為了追求商業世界高效率而生。劉東華在《劉東華回復雷軍》中說到,“希望在不遠的將來雙方(正和島和小米)有一個美好的‘會師’”,那麼市場是否可以認為正和島自上而下做的也是在商業世界追求高效率呢?

正和島致力於為中國企業家提供深度社交,而深度社交的對立面就是無效社交。同時正和島也為會員提供精心選擇、深度加工的資訊資訊——《決策參考》、《每日推薦》等,其對立面是無效無價值資訊。獲取有效資訊、資源是企業家們發現價值、創造價值並最終實現價值的第一步,正和島代而為之,不正是在幫助企業家追求商業世界的高效率嗎?

4

何為下?何為上?

繼續向深思考,何為下?何為上?劉東華認為小米基於“鐵人三項”的標準模式是自下而上的,可以簡單理解為小米現階段是在“下”這個領域內追求商業世界的高效率。

顯而易見的是,小米的“鐵人三項”包涵了四種社會關係:生產關係、分配關係、交換關係和消費關係。生產和消費很好理解,分配可以理解為小米及其員工通過生產獲得報酬,交換是小米及其員工用報酬交換生活必需品。在政治經濟學中,上述四種社會關係的總和被稱為“經濟基礎”。

那麼上是什麼就很明確了,上是“上層建築”。政治經濟學中認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上層建築又會反過來影響經濟基礎,和劉東華所說的“自下而上”、“自上而下”完美吻合。

聯繫上文可以得出結論:小米在經濟基礎領域要效率——通過壓縮運營、交易成本完成了價值的快速高效實現,正和島在上層建築領域要效率——通過提供深度社交的平臺讓價值的發現與創造變得更加快速高效。

按理說“自下而上”還是“自上而下”無所謂孰優孰劣,但現實情況是小米聲名鵲起,不僅商界追捧其商業模式,資本市場和監管層也為其大開方便之門。反觀正和島,或許在中國企業家的圈子中頗有名氣,但輿論卻並不認可。

2016年4月,隸屬於《求是》雜誌的《紅旗文稿》發表了一篇名為《非公有制經濟領域意識形態工作的問題及對策》的文章,文章指出了非公經濟領域的六大問題,並隱晦點名了一些非公企業領導建立的社團,該文後被人民網轉載。

5

這樣的評價可以說是嚴厲異常,加諸於任何企業都是不能承受之重。那麼朱繼東關於正和島的評價是否合理呢?要弄清楚這個問題,必須先理解什麼叫“西方的道路”。區別於中國經濟社會,西方國家的資本巨鱷甚至可以參與進國家的政治生活,美國資本家可以影響大選結果,英國貨幣的發行同國債緊緊掛鉤……

正和島在意識形態領域追求商業世界的高效率會不會將中國經濟引到西方國家的道路上,作為島外人的我們現在不得而知,但時間或許會給我們答案。正應了那一句,“是非千古事,留與後人說”。

■ 作者|摩昂

■ 編輯|夏雨辰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