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4日 上午09:14 (香港時間)

周小川:全球金融危機以來還有七大問題沒解決

日期:2018年06月14日 下午01:21

6月14日,周小川在“2018陸家嘴論壇”上說,要抓住眼下全球經濟復蘇的有利時機對金融治理體系進一步完善,以防範下一輪危機的誕生。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已過去十年。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表示,自上一輪金融危機以來,國際上在金融治理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同時要看到還有很多未盡事項。

首先,負反饋機製引入得不夠多。他指出,市場普遍認為造成2008-09金融危機的一個重要因素是金融體系中存在過多的順周期因素,或者說正反饋機製,這就容易使得金融體系大起大落。對於這個問題,可以通過引入負反饋機製來對衝作用。

“但我們的做法還不徹底,經濟運行中正反饋特徵還有很多,問題沒有根本解決。”周小川說,比如,評級機製有很明顯的順周期性,逆周期引入措施相對較少。

其次,大家都試圖解決但沒有解決的就是“大而不能倒”的問題。周小川表示,大的金融機構應該增加資本比例,如果一級資本不能解決問題,那就需要引入“自救債券”和“應急可轉債”。

第三,要落實金融工具為實體經濟服務的理念,周小川認為,在這方面,中國是做得比較突出的。

“危機早期,大家認為很多衍生産品發展過度,比如CDO等,脫離市場,變成玩家炒作工具。這隱含的問題是金融工具要更多為實體經濟服務,中國在此方面是比較突出的,但就全球來講,這個方面走得還不夠遠、不夠充分。比如最近又出現炒作的數字類加密産品,跟實體經濟沒什麽關系,但還是能炒熱。”他說。

第四,以美元為主要儲備貨幣的國際貨幣體系存在弊端。周小川說,一旦主要經濟體發生危機,這種國際貨幣體系會使得資本流動發生異常。“這個問題盡管大家很重視,思想觀念都進行了更新,也組織了多輪討論,但最近我們看到實際上問題還可能繼續出現,阿根廷、土耳其甚至還可能有其他國家,在當前的形勢下可能再次出現資本流動異常。”

第五,全球儲蓄率不平衡的問題至今沒有得到解決。周小川表示,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從一開始就和國民儲蓄率密切聯系。當年美聯儲主席伯南克認為,次貸危機的爆發是因為中國等亞洲國家有儲蓄過剩,結果用到了美國,使得美國人過度消費,儲蓄率降低,最後導緻了這個問題。

“不管這個說法是不是有爭議,但這個說法至少是值得我們深思的。那一輪亞洲金融風波以後,儲蓄率的變化確實帶來很多值得研究的題目。在最近一輪貿易戰過程當中,美國的貿易赤字不光是貿易問題,不光是生産能力、生産布局問題,也涉及儲蓄率問題。”周小川說。

第六,在低利率的糾正上“偏慢”、“偏晚”,對貨幣政策依賴過度的問題依然存在。

第七,在金融危機爆發後,如何救助金融機構,周小川說,這個問題雖然有一定的共識,但是沒有得到完全解決。

在他看來,金融危機後最頭疼的是救助問題。美國出台了一些救助措施,爭議很大。英國救助了蘇格蘭皇家銀行和巴克萊銀行,這些措施涉及到跨境問題。金融機構遇到的問題一些是危機造成的,也有一些是金融機構自身的原因造成的,怎麽處置是個問題。

來源:界面新聞 記者陳鵬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