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0日 下午01:25 (香港時間)

【深度】追逐新金屬時代

日期:2018年07月01日 下午01:49

礦業三大巨頭在一邊布局有色金屬版圖,一邊剝離煤炭和鐵礦石這些傳統資產改善資產負債表。

從空中俯瞰,智利北部Escondida銅礦山和其間的水利工程,就像是宇宙大爆炸時產生的神秘黑洞。「黑洞」和它的周圍是冶煉生產出的紅色金屬,一半以上用於發電,其他的被投入到正在爆發增長的新能源電動車上。

這種紅色金屬,動輒可拉動一個國家40%的出口或10%的GDP增長,也可以解決成千上萬的就業。這片銅礦既神秘又危險,但在礦業巨頭們的眼裏是一片寶地。

「青銅時代和鐵礦時代,那是我們上學的時候課本裏學的。現在世界進入了新金屬時代。銅在這個塑造新世紀的應用創新時代,至關重要。」兩年前,剛成為英澳礦業巨頭力拓集團CEO的夏傑思(Jean-Sébastien Jacques)這麼說。

無獨有偶。全球最大的鐵礦石生產商巴西淡水河谷在去年迎來62歲的時華澤(Fabio Schvartsman)擔任CEO後,表示要擺脫過度單一依靠鐵礦石的傳統印象,在銅、鈷、鎳等有色金屬上要加碼投資。

中國鋼廠非常熟悉的三位以供應鐵礦石聞名的“老朋友”,除了力拓和淡水河谷,還有向來低調的全球最大礦業巨頭必和必拓。相較前兩者,必和必拓早已落子有色,石油、銅、煤炭和鐵礦石四項支柱業務布局較為平衡。

礦業巨頭們正從煤炭、鐵礦石為主的黑金時代走向有色時代。

在標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全球金屬定價負責人Ciaran Roe看來,黑金時代和有色時代是一副動態的畫面,礦業巨頭們決定切換的因素有很多,這些因素已累積多年。其中,價格預測、供應、需求仍是決定大宗商品命運的重要因素。

瞄準銅資產

1971年出生的法國人夏傑思畢業於巴黎中央理工學院。這所全球最古老的專門培養工程師的百年名校,誕生於第一次工業革命浪潮前夕的1829年。第一次工業革命驅動了鋼鐵和煤炭的大量采掘和應用。

這位礦業界年輕的CEO在掌舵全球第二大礦業公司力拓之後,除了傳統的鐵礦石之外,將註意力更多放在了銅、鋁以及其他和新能源應用有關的有色金屬資源上。

有色金屬是對鐵、錳、鉻以外的所有金屬的統稱。從狹義範圍講,可特指非鐵金屬。

除了手握百年難以撼動的鐵礦石資產之外,銅是三大巨頭瞄得最緊的資產。它是繼鐵和鋁之後,全球第三大最常用的金屬。

多位業內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銅已成為僅次於金礦的第二大風險勘查投資礦種,對銅的風勘投資占到所有礦業風堪投資的20%以上。

銅、鉛、鋅、鎳被稱為賤金屬「四大家族」。由於「四大家族」穩定的市場需求,風勘投入基本穩定在總投入的1/3,礦產勘查投資的目的是尋找規模大、品位高、成本低、競爭力更高的礦床,為礦業公司贏取更高的利潤。

「有色金屬市場從來都有機會。」標普全球評級企業評級資深董事鐘曉玲對界面新聞記者說。

鐘曉玲和全球礦業企業打了多年交道。一家大型礦企負責人對她說,「無論市場怎麼變化,不論是區塊鏈還是AI,到最後,都需要有色金屬來生產設備。」

鐘曉玲分析,這一輪新能源產業帶動了對銅、鋁的需求,經濟覆蘇使銅需求繼續上漲。

必和必拓在銅資產方面占了先機。

其銅資產包括南美智利的Escondida礦、Pampa Norte礦(包含Spence銅礦和Cerro Colorado銅礦)、秘魯的Antamina礦和澳大利亞的Olympic Dam礦。

位於南美智利北部Atacama沙漠的Escondida礦,必和必拓占據其57.5%的權益。力拓和三菱等日本財團分別擁有該礦30%和10%的權益,剩余股份由國際金融公司持有。

該礦始建於1988年8月,是全球年產量最高的露天銅礦,伴生有金礦和銀礦。第一批礦石采選於1990年11月,到2016財年,Escondida礦一共產出了超過200萬噸的銅。

2017財年(2016年7月1日-2017年6月30日),必和必拓的銅產量為132.6萬噸,同比下降了16%。其中,Escondida礦銅產量為77.2萬噸,同比下降了21%。

必和必拓對旗下的銅資產有保有舍。

2017年8月,必和必拓加大了對澳洲Olympic Dam礦的投資,斥資3.5億澳元重啟該處冶煉廠。今年6月,以2.3億美元現金的價格將最小的Cerro Colorado銅礦出售給私募基金EMR Capital。

Cerro Colorado銅礦在2017財年產出6.5萬噸陰極銅。BMO資本市場分析師愛德華斯蒂克表示,該礦一直是必和必拓的邊緣項目,每年產量少於8萬噸、運營成本高、礦用壽命短,在2017年5月就被列入剝離清單。

必和必拓首席財務官Peter Beaten今年3月答投資者問時稱,銅的市場潛力巨大,必和必拓的銅組合策略就是為了滿足未來電動車市場的需求。2017財年,銅收入占必和必拓總營收的22%。

力拓則花了很多功夫在蒙古國的奧尤陶樂蓋銅金礦上。

奧尤陶樂蓋銅金礦是力拓在大宗商品價格疲軟時期最大的一筆海外投資。2009年,力拓和蒙古國政府達成了投資協議,預計投資60億美元。2013年,該礦首次出貨。隨後因雙方稅收和開采成本等意見不一,導致地下開采項目的談判擱置兩年多。2015年,力拓最終和蒙古國政府達成開采協議。

奧尤陶樂蓋銅金礦是世界級銅金礦,其產出可拉動蒙古國GDP的三分之一。滿負荷運營的奧尤陶勒蓋銅礦的年產量預計超過50萬噸,約相當於力拓目前一年的銅產量。

銅業收入占力拓營收的10%左右。除了奧尤陶樂蓋礦外,力拓銅礦資產主要包括智利Escondida銅礦(30%權益)、美國猶他州的Kennecott銅礦、印度尼西亞的Grasberg礦。由於印度尼西亞的禁礦領等因素,力拓正在出售Grasberg礦。

對於另一大礦業巨頭淡水河谷,銅的分量目前還不算重。

2017年,銅、鎳、金銀等基本金屬業務占淡水河谷總收入的20.2%。“目前,鎳、鈷和銅的財務表現和生產情況,以及對整個公司的貢獻不如我們的期待。希望今後能在這些方面進一步改善。”今年3月,時華澤對界面新聞記者說。

淡水河谷主要的銅業資產主要在巴西、加拿大和讚比亞。2017 年,淡水河谷銅產量為 43.85 萬噸,與 2016 年基本持平。

南美是全球最大的供應區域,但該地區每年產量受到不可控的因素影響,比如罷工。礦山開采多年後,產量每年遞減,「銅的供給可能出現不平衡,所以現在礦企非常想要拿到好的銅礦。」鐘曉玲稱。

「現在礦企面臨的難題是,要去非洲嗎?」鐘曉玲稱,「非洲有很多很好的礦,但非洲的政治經濟投資環境很難把控。如何進入這類市場挑戰很大。」

目前銅、鋅、鐵礦石、鎳的現貨價格遠高於邊際生產成本。這意味著只要生產這類金屬,企業就有盈利。

標普全球評級假設的金屬價格中,銅在2018-2020年的平均噸價將逐年上漲,分別達到6400美元、6600美元和6800美元。鎳也如此,未來三年平均噸價分別為1.2萬美元、1.25萬美元和1.3萬美元。鋁和金價將持平無變化,分別為2100美元/噸、1250美元/盎司。

鐵礦石和鋅價則將出現下跌,未來三年,鐵礦石的平均噸價預計為65美元、60美元和55美元;鋅的平均噸價為3200美元、3000美元和2800美元。

鈷鎳鋰興起

除了銅之外,有色金屬鈷、鎳、鋰也在吸引著三大礦業巨頭的目光。

Ciaran Roe認為,這些用於生產電動車電池的金屬,在未來會成為礦業鎂光燈下的明星。「因為多國政府鼓勵電氣化,隨後工業界就會上馬項目。」Ciaran Roe說。
必和必拓在2017年決定投資4300萬美元建設新的硫酸鎳精煉廠,這座工廠將於2019年4月正式投入使用。硫酸鎳是鋰電池的必備原材料。

據路透社報道,力拓在2017年11月考慮競購全球最大的鋰生產商之一智利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 S.A.(下稱SQM)。近期有外媒稱,其將退出對SQM的競購,但消息尚未被證實。

力拓在塞爾維亞的Jadar硼酸鋰項目已在進行可行性研究。3月24日,夏傑思曾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該硼酸鋰項目和新能源電池市場相關,在未來18個月,會對該項目進行市場、地質、技術方面的可行性研究,然後酌情考慮是否要開發該項目。

淡水河谷本身就是全球最大的鎳生產商,坐擁加拿大拉布拉多的沃伊斯灣礦。

6月12日,淡水河谷和Wheaton貴金屬公司、Cobalt 27資本公司分別簽訂協議,向兩家公司合計銷售自2021年1月1日起開采的鈷產量的75%。這些鈷將來自現有的沃伊斯灣礦以及沃伊斯灣地下礦擴建項目(VBME)。此次交易首付款為6.9億美元,後續款項將按照交付時鈷價的約20%支付。

沃伊斯灣礦自2005年投產,已出產了超過60萬噸鎳、40萬噸銅和1.2萬噸鈷。VBME項目將延長沃伊斯灣礦的開采壽命,是淡水河谷近年來宣布的首個重要投資項目,將使淡水河谷的鎳、銅和鈷的預估年均產量分別提升至4.5萬噸、2萬噸和2600噸左右。

但對於鋰和鈷的市場預測,巨頭們有不同的意見。

必和必拓首席財務官Peter Beaten認為,鋰、鈷和銅相比,雖然增長很快,但屬於小眾市場。

「我們考慮兩點:第一,目前全球鋰、鈷需求旺盛,但供應增長也很快,各種遊資都投入進來。第二,雖然增長很快,但鋰在未來相對仍是小眾市場。」Peter Beaten說,「必和必拓是大公司,需考慮大事情,有時也會考慮這些小市場。但整個電池產業鏈的發展是動態的,對此將審慎思考。」

Ciaran Roe對界面新聞記者稱,鈷這兩年成為熱詞,是因為咨詢顧問、分析師、能源公司和汽車生產商都在預測電動汽車應用在增長。

他認為,問題關鍵在於鈷的供應是否能支持需求的增長。很少有原材料供應如此依賴一個國家——鈷主要產自剛果(金)。其他現有的鈷礦供應並不能滿足預測的需求增長。因此,鈷的潛在客戶已在考慮改變電池生產工藝,以減少對鈷的依賴。

買家中國

在全球礦種的勘測變化背後,有著中國需求的影響。

進入21世紀,中國對鐵錳鉻、鋁土礦、鉀鹽、煤和銅鉛鋅鎳等有色金屬的需求急劇增加,影響到全球對勘查投入礦種的選擇。

中國礦業聯合會高級資政劉益康曾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商業性礦產的勘查市場具有周期性,起伏較大,大約十年為一個周期。

「礦山從勘查、可行性研究、礦山建設到礦山投產,一般需要十年以上。」劉益康稱,當礦產品市場需求旺盛時,刺激了勘查收入上升,隨之一批新的礦床被發現,繼而投入生產,造成了礦產品市場供應相對過剩,勘查投資則出現下降態勢。因礦山壽命有限,一批礦山生產能力消失,當再次出現礦產品相對供不應求時,勘查投資再次上升,出現周期性的變化。

根據加拿大金屬經濟集團(MEG)的調研,這種周期性與黃金價格的起伏同步。歷史上,商業性礦產勘查投入峰值分別在1967年、1987年、1996年、2008年。

但2008年之後的周期,出現和此前不同的態勢:2009年趨冷,2010年回升,2015年趨冷,2017年開始回升,呈“v”型反覆。

劉益康認為,金融危機之後,金、銀、鉑和金剛石等保值作用更加凸顯,某些礦產品如鐵礦石出現金融化的趨勢,偏離價值。「金磚四國」和「靈貓六國」等新興工業化國家對原材料需求巨大,尤其是中國巨大的需求,導致2010年那一輪礦產品價格上揚。

標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全球金屬定價負責人Ciaran Roe對界面新聞記者說,中國無疑是金屬需求的領頭羊,消費了全球一半的金屬。

必和必拓在2017年底發布的《看好銅市場的十大理由》中提到中國需求時稱,中國一、二線城市居民已經形成了都市生活方式,但來自三線及以下城市的居民,以及約占中國總人口數47%左右的農村地區居民對於銅的需求潛力還未得到充分釋放。另外,提高城市住宅質量的過程不僅僅是居住空間,也是如何利用布(銅)線來提升優化居住功能。

夏傑思稱,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發展非常迅速,相信7-10年左右,中國一線城市會有大量新能源汽車。不過,力拓目前主要關註鋁土礦、電解鋁和銅礦如何從新能源汽車發展中得到更大的機遇。

時華澤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未來幾年,電動汽車、電池市場,尤其是中國市場會有較大發展,將帶動鎳、鈷和銅這些原材料的需求。

剝離傳統資產
自2008年起,大宗商品價格跌宕起伏,好三年壞三年。在鐘曉玲看來,礦企正面臨著潛在的信用風險。包括三巨頭在內的優秀受評企業,短期債務比重大、生產成本不斷上升。這兩項直接影響企業融資以及盈利率。

「最近四年,抽調的企業並沒有把現金流用在償還絕對債務方面。」鐘曉玲說,如果企業絕對負債較高,對價格敏感度則非常高,一旦大宗商品價格出現意外波動,企業財務指標就會大幅惡化。

因此,礦業三大巨頭在一邊布局有色金屬版圖,一邊剝離傳統資產改善資產負債表。

對於傳統工業時代必不可少的「黑金」——煤炭和鐵礦石,力拓選擇了徹底剝離和有選擇剝離。力拓從煤炭業務獲益匪淺,但其18%的股東投票讚成力拓做出剝離煤炭資產的投資策略。

力拓在2012年開始「瘦身」。彼時,大宗商品的狂歡盛宴戛然而止,行業調頭下行,所有的礦業企業都在為改善資產負債表減支瘦身。

2013年,力拓開始考慮出售煤炭資產。2014年10月,它將莫桑比克煤炭資產出售給印度國際煤炭企業私人有限公司(ICVL),作價5000萬美元。

截至2017年初,力拓已經宣布或完成了至少77億美元的資產剝離。這些交易包括出售力拓的Clermont煤礦、Bengalla煤礦和Mount Pleasant煤炭項目等。

近兩年,力拓又一口氣出售了聯合煤炭(Coal& Allied Industries Ltd.)、Hail Creek、Valeria和Kestrel煤礦。Kestrel是力拓最後一處煤礦,它的出售意味著力拓徹底告別煤炭業務。加拿大皇家銀行在報告中稱,此次出售將使力拓成為唯一一家沒有煤炭資產的礦業巨頭,這將增強其對投資者的吸引力。

鐵礦石資產在力拓的業務版圖上一向排名最重,2017年鐵礦石占其營收的43.6%。力拓最重要的鐵礦石資產在西澳皮爾巴拉地區,此外還分布在北美和西非。

對於和淡水河谷相爭、以至訴訟到美國法院的西非幾內亞西芒杜鐵礦石資產,力拓在2016年10月底考慮以11億-13億美元的價格,將所持股權轉賣給最大單一股東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鋁)。不過該交易至今未有下文。夏傑思曾稱,力拓的鐵礦石資產將集中在西澳和北美。

目前,必和必拓則在尋求買家脫手北美頁巖油資產。去年8月,它宣布將退出美國頁巖油業務,資產總體估值掛牌價為140億美元。

必和必拓於2011年天然氣價格處於高點時進軍北美頁巖行業,投資了數百億美元,成為美國墨西哥灣第四大產油商、美國第八大頁巖油開發商。但之後石油天然氣價格不振,必和必拓北美的頁巖資產減記近130億美元。

自2015年以來,淡水河谷將主要精力轉向放成本削減、更高質量礦床上,不重要的資產將出售,比如化肥業務。今年1月,淡水河谷與美盛完成化肥業務交易,帶來了37億美元的現金流。

2017年四季度,淡水河谷關停了一些持續虧損的工廠,包括位於加拿大的兩座礦山和位於中國台灣的一家鎳精煉廠,並準備計劃在2018年關停更多工廠,如位於阿克頓的貴金屬精煉廠以及位於湯普森的冶金精煉廠。

此外,從2015年起的兩年半時間內,淡水河谷將旗下19艘40萬噸級超大型礦砂船Valemax出售給中國船東,從中獲益19.41億美元。

淡水河谷還有10.89億美元來自出售MBR公司36.4%的優先股,另有9億美元來自另一項交易。淡水河谷稱,加上運營持續產生的現金流,能使其在短期內實現凈負債削減到100億美元的目標。

來源:界面新聞 文| 周小飏 編輯| 張慧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