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1日 上午02:04 (香港時間)

股東陣營大牌導演雲集,歡喜傳媒離“豐收”還有多遠?

作者:彭小留   編輯:賀秋霞   日期:2018年09月13日 下午03:11

今年五月,擁有寧浩、徐峥等明星股東坐鎮的歡喜傳媒 (01003-HK) 拉來了國際知名的大導演張藝謀入夥,令聲名赫赫的張導成為公司新晉股東導演陣容的一員,不過當時歡喜傳媒併不是直接簽下的老謀子,而是與擁有對張藝謀若幹部網絡係列影視劇製作獨家投資權的唯臻訂立合作協議。

據當時歡喜傳媒的公告,按協議唯臻將促使張藝謀向歡喜傳媒方提供與合作協議所載的若幹部網絡係列影視劇製作相關的若幹服務、投資及其他權利,而老張也已簽署併同意執行合作協議中適用於其個人的條款及條件;歡喜傳媒則向唯臻方配發及發行1.5億股併向張藝謀指定團隊或機構支付1億元人民幣的合作項目運營費,併獲得張藝謀執導的三部網絡係列影視劇獨家投資權。

成功吸納張藝謀加盟股東導演,股價“歡喜”上揚

上月末歡喜傳媒在其今年中期業績報告中還提及,公司正在落實吸納張藝謀加盟成為股東導演,以壯大集團導演團隊併藉此為其開發網絡係列影視劇及電影作品。近日,在距5月份雙方搭上線之後,時隔4個月,歡喜傳媒與張藝謀的合作終於有了更深一步的進展。

9月11日歡喜傳媒公告宣佈與老謀子及唯臻修訂了合作協議,協議修訂的内容包括:

1.將張藝謀納入合作協議的訂約方,與唯臻各自共同及連帶履行相關責任;

2.人民幣1億元運營費分三期向張藝謀指定團隊或機構支付:

3.運營費須據張藝謀作品實際運營需要合理使用;

4.於合作期屆滿後20個營業日内,若唯臻未能於合作期内完成三部張藝謀作品,則張藝謀工作室將就未完成的作品向歡喜傳媒退還運營費;及針對任何一部張藝謀未完成的作品,唯臻將須對歡喜傳媒支付一筆金額相當於5000萬股新股於新股發行日的市值的款項,以向歡喜傳媒作出賠償;及

5.合作期修訂至經修訂及重述合作協議生效之日起計6年,若三個目標項目的任何一個項目未能在首個6年期限結束前完成,則合作會自動續期2年(原本為4年)。

簡單來說就是通過協議修訂,歡喜傳媒正式將張藝謀納入集團股東導演陣容,併且對運營費的使用計劃有了較為明晰的安排,雙方合作終於有了落地的實感。在11日夜公佈這則消息後,12日歡喜傳媒股價表現上進,扭轉了前兩日的連續跌勢,在盤中一度高見1.83港元,漲幅6.4%,雖至尾市漲幅稍稍收窄,不過截至12日收盤仍報1.8港元,全日升4.65%。

易主轉行進軍影視業三年,超強大導演陣容吸睛

話說回來,目前歡喜傳媒除了寧浩、徐峥及張藝謀以外,旗下股東導演還包括王家衛、陳可辛、顧長衛、張一白等,無不是在影視界聲名赫赫的大人物了。那麽歡喜傳媒究竟有何魅力,可吸引這眾多業界翹楚級别的股東玩家?

其實我們現在看到的歡喜傳媒,真正轉向傳媒業也就三年時間,在2015年易主轉型之前,公司名為“21控股”,是一家主營物業代理及證券買賣與投資的投資控股公司。2015年4月,21控股宣佈通過配股引入新股東,此後公司易主包括阿里影業 (01060-HK) 前主席董平、知名導演寧浩、徐峥等在内的九名認購人,併開始進軍影視傳媒行業,同年公司更名為“歡喜傳媒”。

自此,歡喜傳媒開始在新業務方面積極佈局,在初期迎來寧浩、徐峥兩大導演力量後,2016年歡喜傳媒繼續發力,相繼引入了多位知名導演,使其股東陣容越發強大,堪稱星光熠熠,這其中就包括觀眾熟知的陳可辛、王家衛、顧長衛、張一白;除了引入股東導演外,歡喜傳媒在2016年還與包括李楊、劉心剛、陳大明及王文俊等在内的亞洲知名導演建立了戰略合作關係。

到如今2018年,歡喜傳媒麾下再添一枚重量級股東,即是文首提到的國際名導張藝謀。不僅如此,2018年7月歡喜傳媒還獲貓眼入股15%成為戰略股東,眾所週知貓眼主要股東包括光線傳媒(300251-HK)、騰訊(00700-HK)、美團(03690-HK)及微影時代等,堪稱“背景”強大。

業績與實力不相稱?三年半勁虧15.5億港元

然而世事不能儘如人意,雖然歡喜傳媒三年來為公司招攬了一眾名導為後續作品產出做好了強大的導演儲備,股東陣容堪稱豪華,但回看歡喜傳媒近幾年的業績表現可就沒有這麽熱絡了。

其實在2015年之前,原來的21控股多年業績也是以虧為主,但自2015年變道發展以來,歡喜傳媒的虧損態勢也併沒有停過,甚至較過往表現更加不濟了。如下表所示,歡喜傳媒近三年交出的成績單可是一點都不“歡喜”:

正如歡喜傳媒歷年披露的財務數據顯示,自2015年以來的三年半時間里,公司累計虧損淨額達到15.54億元(港元,下同),尤其在2016年,歡喜傳媒收益暴跌逾9成,年内錄得毛損445萬元,公司擁有人應佔虧損擴大至12.54億元,這一數據簡直像是在本就洩了氣的皮球上戳了個窟窿,這虧空架勢能不吓人嗎?況且雖然公司次年虧損大幅收窄,但今年上半年的虧損數據復又擴大,教人膽戰心驚得很。

且說,這麽多優秀大牌導演在手,合作項目的質量也普遍有保障,為何歡喜傳媒還是虧了個“底朝天”?這倒是個值得詳議的地方。

其實細究起歡喜傳媒近三年半以來的虧損情況,其真正來自經營業務發展的虧損數額遠沒有財報面上反映的這麽多。公開資料顯示,近年公司大額的虧損更多是填進了向財務顧問就認購股份而發行的一次性以股份為基礎的付款上;加之從2015年到2017年,公司逐漸收縮原來的物業代理業務,而影視投資方面的業務由於製作週期及後續分賬等有一定的延期效應,因此歡喜傳媒目前整體業績仍錄得虧損。

若撇除一次性以股份為基礎的付款,歡喜傳媒2015年及2016年的淨虧損分别為1179.6萬元及1.18億元,2017年的虧損則主要由於年内沒有重大電影上映,使得電影收益未能彌補相關成本及開支。而2018年上半年,歡喜傳媒撇除一次性股份基礎付款及匯兌影響,業務層面的虧損淨額為3664.7萬元,這算下來三年半的虧損數額也就隻有2.6億元,竟好像也沒那麽不好接受了。

投資影片票房大爆,迎投資收成期

話雖如此,但大手筆引入了這麽多具真材實料的股東導演的歡喜傳媒豈是個吃素的?其實人家倒是個可以吃“後福”的。

今年5月初歡喜傳媒公佈其電影版權投資的相關情況,其斥1350萬元(人民幣,下同)投資,由“奶茶”劉若英執導的處女作電影《後來的我們》於2018年4月28日全國上映,該片上映後勇奪5月首週票房冠軍,併在上映兩週後就拿下超過12億元票房,最終創下13.6億總票房的好成績。今年上半年歡喜傳媒收益從2017年同期的僅10.7萬港元大增近800倍至8498.8萬港元,就是受惠於《後來的我們》出色的票房表現。

而歡喜傳媒斥2000萬元參與投資、由寧浩徐峥聯合監製及由徐峥領銜主演的劇情片《我不是藥神》亦已於今年7月5日上映,該片公映後取得票房及口碑的雙豐收,併最終以逾30億元總票房跻身内地影史最賣座電影TOP5位置。據悉,歡喜傳媒來自《我不是藥神》的收益將於今年下半年入賬。

另外,歡喜傳媒投資1260萬元、由賈樟柯執導的愛情片《江湖兒女》預計將於9月下旬全國上映,該片於今年4月入圍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金棕櫚獎,可以說是備受期待。而公司今年7月初簽下28億元保底發行協議、由寧浩執導的“瘋狂係列”之《瘋狂的外星人》也預計將在明年春節上映,該片錄得的收入將於明年上半年入賬。

應該說,隨著多部投資影片陸續上映及取得優異票房,歡喜傳媒正在以眼見的速度迎來投資收成期。另一方面,其手頭沉甸甸的股東導演儲備尚未完全發揮效應,隨著與這些知名導演的影視劇合作項目陸續落地,相信歡喜傳媒後續的成長動力會更加突顯,便就期待其早日實現盈利了。

作者:彭小留

編輯:賀秋霞

港股解碼,香港財華社原創王牌專欄,金融名家齊聚。看完記得訂閱、評論、點贊哦。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