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 上午11:14 (香港時間)

恒康醫療迎來白衣騎士,闕文彬或將套現跑路

作者:熊思怡   編輯:黎璐璐   日期:2018年10月12日 下午04:52

10月8日,恒康醫療(002219-SZ)發佈公告稱,闕文彬已與張玉富簽署《股份轉讓框架協議》。闕文彬擬將其持有的恒康醫療42.57%的股份及由此衍生的所有股東權益轉讓給張玉富。股權轉讓完成後,張玉富將成為恒康醫療的新實際控制人。

代償獲股,恒康醫療或易主

值得註意的是,不同於一般股權轉讓,此次恒康醫療股權轉讓將以償債獲股的方式進行,即張玉富通過替闕文彬及其控製的恒康發展清償因股權質押產生的債務獲得恒康醫療實際控製權。

據媒體統計,過去5年時間闕文彬累計質押持有公司股權近百次。其所持的7.94億股中,有7.91億股都處於質押狀態。因部分質押融資到期而未及時償還,闕文彬持有股權被北京、杭州、深圳、吉林、四川等地法院凍結或輪候凍結。

為此,恒康醫療曾表示,“為解決上述債權債務糾紛,闕文彬正籌劃引進戰略投資者……”如今來看,闕文彬最終選擇了張玉富。張玉富是誰先按下不表,既然已經簽署了《股份轉讓框架協議》,想必是有能力承擔闕文彬和恒康發展的融資債務。

缺錢的恒康醫療

但有錢就一定能買到闕文彬持有的恒康醫療的股權嗎?别忘了,闕文彬持有的股權還處於被凍結狀態!畢竟所謂股權凍結,指的是人民法院限製股權所有者提取或轉移自己股權的一種強製措施。

如果此次股權轉讓失敗,不僅闕文彬,恒康醫療也會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牽連拖累。相關資料顯示,2018年5月2日,恒康醫療曾宣佈收購馬鞍山市中心醫院有限公司93.52%的股權,作價9億至9.3億元,因此構成重大資產重組併停牌。

遺憾的是時至今日這筆收購仍為完成,要問為什麽?兩字兒——缺錢。由於闕文彬沒能及時償還先前融資,市場願意繼續為恒康醫療籌措資金的意願很低。因此,收購馬鞍山市中心醫院的資金將不得不由恒康醫療一力承擔。

但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根據8月底恒康醫療發佈的業績預告,2018年1月至9月,恒康醫療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約為-4億元至-3.5億元。既要還錢又要花錢,還掙不到錢。相比起來,去年因資金鏈斷裂而崩塌的“樂視帝國”還僅僅隻佔了前兩條。

高槓桿的恒康醫療

闕文彬和恒康醫療陷入此等窘況,說起來頗有幾分“自作自受”的意味。恒康醫療的桿槓有多高?闕文彬質押了手中99.6%的股權還不夠,2015年6月時,恒康醫療還曾非公開發行1.4億股,後以資本公積金向全體股東每10股轉增15股,最終這部分股權佔比達到了恒康醫療總股本的18.79%。

三年後,總計3.5億股獲解禁流入市場,恒康醫療連續七個一字板跌停,股價直接從2017年10月停牌時的11.7港元上下跌到了4.6港元上下。之後恒康醫療股價持續下行,最低位甚至到了2.91港元!

恒康醫療(002219-sz)股價走勢    圖源:同花順財經

回顧恒康醫療上市以來不溫不火甚至略有下跌的股價,我們不妨做一個大膽的猜測:恒康醫療之所以在2017年提出收購馬鞍山市中心醫院進行資產重組,一方面是為了鎖定公司股價,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有效提升公司股權價值,避免這3.5億股解禁後迅速流向市場導緻爆倉情況的出現,奈何最終事與願違。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

既然恒康醫療的情況看起來如此不佳,張玉富為什麽要接手呢?有一句話叫,“甲之砒霜,乙之蜜糖”。對闕文彬來說,恒康醫療已經成為了一種負擔;但對張玉富來說,股價正處於低位的恒康醫療卻是一份寶藏。造成這種區别的最主要原因是,張玉富不缺錢。

相關資料顯示,張玉富曾先後擔任遼寧五洲公路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中元融通投資有限公司之董事長,現為大連國貿中心大廈有限公司、中水亞田實業有限公司及中海石化(營口)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中元融通應為張玉富主要的資本運作平台。儘管今年9月,張玉富已從中元融通股東名單退出,但同時新增一名張姓股東,不知兩者是否有關聯。

換個角度看,恒康醫療今年前三季度糟糕的業績情況為其2008年上市以來首次錄得巨額虧損,偶然性太強參考意義併不明顯。張玉福接手恒康醫療後,恒康醫療擺脫股權被凍結的負面影響,煥發出新的生機也未可知。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