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5日 上午01:39 (香港時間)

中港互聯互通 謝湧海:成績斐然

日期:2018年10月19日 下午05:27

面對美國挑起的貿易爭端,中國繼續堅持改革穩步向前,其中推行的中港金融互聯互通,更是國家資本對外開放重要里程碑。香港中資證券業協會永遠名譽會長、香港金融發展局成員、中銀國際英國保誠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謝湧海,接受香港《財華社》專訪時介紹,開通約4年的互聯互通,成績斐然。

香港資產管理規模提升至18萬億港元

2014年滬港通開通,2015年中港基金互認,2016年的深港通,2017年的債券通;數年下來,謝湧海指出香港的資產管理規模,已由14萬億港元提升至18萬億港元;境外人士持有內地A股市值已逾2.3萬億元人民幣,持有內地債市規模逾2.5萬億元人民幣。
 
創新的中港互聯互通機制,帶出兩大重要意義: 1. 中國有序推展人民幣國際化,讓境外持有人民幣人士,能夠利用人民幣進行投資、結算,豐富了境外人民幣投資產品。尤其是人民幣納入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SDR),境外各中央銀行的外匯儲備已配置10.92%的人民幣資產,互聯互通提供了投資機會,促進人民幣國際化。2. 提升了香港國際金融市場的地位,豐富了香港的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促進了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中心樞紐和財資管理中心的發展。

中國與一帶一路貿易20%人民幣結算

人民幣國際化亦在順應潮流發展,穩步前行。謝湧海指出,以往由美元主導的世界,美國在濫發鈔票,造成美元波動,多年來一直佔著全球便宜;而新任美國總統令大家進一步看清美國政策本質;互聯網亦讓大家對世界了解更多,並有不同的認識;尤其是美國在中東的所作所為! 可以化學武器為藉口,把一個大好國家摧毀。現已開始有國家提出去美元化,全球貨幣多元化已是發展新潮流,人民幣國際化也只是順應潮流,這對中國自身的金融安全,以至全球經濟金融都有好處。中國已在海外建立多個離岸人民幣中心,並以香港為主要樞紐;並建立起境外人民幣清算行;又與30多個中央銀行簽訂了貨幣互換協議;與一帶一路沿線國貿易,約20%已採用人民幣結算;上海推出了以人民幣報價結算的石油期貨;中港金融市場推出互聯互通,也鼓勵了境外投資者以人民幣進行投資。


 
香港金融市場亦參與其中,例如推出人民幣點心債,港股亦容許進行港元和人民幣的雙幣交易。惟香港債券市場規模始終細少,尤其是債券通開通後,外資多取道北上直接投資於內地龐大的人民幣債市、熊貓債市。至於港股市場,雖然紅籌和H股的交易佔比高達60%,人民幣交易潛在一定市場,惟在制度上、報價上、交易上仍有待完善,讓交易更為方便,以增加對人民幣交易的應用。這方面,有賴香港特區政府、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港交所等推動。

香港上市規則改革吸引多元化投資者

香港金融市場於2018年也迎來25年來重要改革,修訂上市規則允許同股不同權的新經濟公司來港上市,緊隨潮流趨勢。謝湧海強調,香港股票市場是香港資本市場的頂樑柱,新改革有利香港股市更進一步發展。改革下香港已成功吸引到小米等科技公司來港上市。以往科技股於港股市場佔比,只得10%左右,相對於歐美、內地股市為低,過於偏重了傳統的工業、金融、地產類上市公司;這亦導致港股市盈率偏低,恒生指數未能提升至另一台階。回顧2007年,當時恒生指數曾上升至3萬點,而美股只有一萬多點;幾年過去了,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升至近27000點,甚至曾超越恒生指數;港股原地踏步,未見進取。
他期望改革後吸引更多高科技新經濟公司來港上市,提升港股交投以至市值,並吸引更多投資者參與港股買賣活動。對於保險公司、養老基金等傳統投資者,只要每年給予它們分紅5、6%便很高興,對沖基金則喜歡市場波動性,風投基金則追捧高增長高科技企業;今後香港將可迎合這些不同類型基金的需求,完善香港投資者組合結構。同樣,也可以引來不同類型的國內投資者,有的喜歡配置安全傳統公司股份,有的喜歡槓杆式買賣高風險股份。

冀更多中國企業躋身全球十大市值股

騰訊和阿里巴巴,也是憑著來自新經濟公司,得以成功躋身入全球十大市值公司。謝湧海指出,以前全球十大市值排行榜,來自美國、歐洲、日本企業均榜上有名,但隨著高科技企業迅速發展,傳統製造業和金融業被擠出榜外,只留下高科技的美國雄踞榜單;中國的騰訊和阿里巴巴能晉升其中相當不容易。他預期未來可望有更多中國企業躋身於全球十大市值之列,因為中國正大力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社會已形成了不錯的氛圍,志在將國家由做「大」發展至做「強」;加上國家政策鼓勵創新,助長創新企業發展;而中國本身龐大的內需市場,可以讓一個好點子一下子做大;例如單是一天的光棍節,阿里便可在網上做上1680億元人民幣生意。未來中國仍會繼續有不少新型獨角獸出現。

香港於一帶一路做好融資、防範風險角色

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至今已有5年時間,獲得了世界廣泛國家歡迎和支持。謝湧海認為,香港在這鴻圖偉略下可以擔當兩大重要角色: 融資和防範風險。在共商協議下沿線國家正規劃建設6大經濟走廊及3條海上絲綢之路;沿線還有大批工業園的建設;國內同樣也要建設配套設施對接沿線項目發展,例如中國與巴基斯坦經濟走廊規劃建設石油管道,國內也要有石油管道建設作連接。龐大的基建工程,需要到資本市場的配合,香港作為國際主要金融中心之一,正好擔當起融資的角色。據估計,至2020年亞洲的基建資金需求便達8萬億美元。曾有建議香港成立獨立一帶一路板塊,專為有關項目進行融資;不過謝湧海認為暫時條件未具成熟,因為沿線能獨立上市並成熟的項目,暫時並不多見。現時不少大型上市企業,均有海外業務,當中也會包括一帶一路項目,已經可以利用香港資本市場進行融資。


 
此外,香港也可以做好沿線項目各種風險防範工作。在過去10多年來,中國企業加快走出去步伐,對外投資甚至一度超逾外商來華直接投資金額,而香港一直佔據著重要位置;外商來華直接投資,47.7%是通過香港進行;而內地企業走出去,63%是經濟香港進行。香港儲備各類專業服務人才,為項目的前期可行性研究,項目投資、管理、法律諮詢,以至日後或發生的糾紛進行仲裁,提供各類服務及風險防範管理。

中國出口與人民幣匯率敏感度不高

中美貿易戰開打,外界不時傳出中國會以人民幣貶值來應對。不過,謝湧海分析,其實人民幣匯價與出口的敏感度不高。 2015年開始人民幣出現雙向波動,中國的出口仍然能往上漲;原因是中國產業鏈完善,出口競爭力強,中國不需要靠匯率調整來促進出口;此外,不少新興國家已把人民幣作為當地貨幣匯率組合的重要元素,人民幣的穩定性對這些國家也很重要。
仔細看,國有企業於中國進口佔比為25%,出口佔10%,可見人民幣升值對國企有利,可以更便宜價錢進口貨品;國企也不希望人民幣過弱。外資和合資企業則佔中國進口的46%和出口的44%,他們進口半製成品,然後出口製成品,大進大出,匯率波動其實對其影響有限。中國的外貿順差主要來自民營企業,佔了中國出口的45%和進口的20%;民企憑藉產品創新,國際競爭力強,對人民幣匯率的敏感度也不算高。至於邊境貿易,高達95至96%以人民幣來交易。正如國家總理李克強所言,中國不用藉著人民幣貶值來促進貿易出口!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上一篇新聞 : 19/10/2018 謝湧海
下一篇新聞 : 22/10/2018 錢教授課堂10-2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