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5日 上午01:58 (香港時間)

李迅雷:過度超跌的市場一定值得投資

日期:2018年11月02日 下午06:41

上週,高層透過媒體密集喊話,發表了對當前經濟、金融形勢,以及資本市場的看法,金融市場下一階段的改革發展思路也進一步明晰。

政策底來臨後市場底還有多遠、股份回購將產生多少利好、人民幣匯率能否保“7”,在第五屆中國北外灘財富管理峰會上,《陸家嘴》雜志專訪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副理事長李迅雷,就最近的資本市場與宏觀經濟走勢進行分析。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副理事長 李迅雷

股份回購的預期不應過高

《陸家嘴》:2018年以來資本市場的波動加劇、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風險提示頻發,對此高層通過媒體密集喊話,構築了2449的政策底,那麽接下來你認為市場底還有多遠?

李迅雷:上週副總理與一行兩會的領導都在給市場喊話,對市場質疑的一些問題進行了一一的解答,對於股權質押問題也採取了一些舉措,比如地方政府成立了抒困基金,對保險資金的股權投資也有所松綁,化解大股東質押融資的問題,在監管方面也有所放松,對於資管新規的執行力度等各方面都有所放緩,同時在非常短的時間里,對《公司法》里面上市公司回購的條例也做了修改,目的就是希望資本市場能夠有所回暖,投資者預期能夠有所改變,所以政策底的信號是比較明顯了。

但是市場還有一個自身的運行規律,就是投資者或者企業有它自己的實際情況,他可能不一定是預期的問題,可能是資金鏈有問題,或者有其他一些原因。那麽這樣的話市場可能還是會有一個繼續向下調整的壓力。

所以從這點來看的話,我們可能要以更好的心態,更長遠的眼光來看這個問題。從一般來講的話,市場的上漲有理性與非理性之分,下跌也有理性下跌和非理性下跌,如果說市場現在還有一個非理性下跌的過程,我們也不能說政策底一定能夠把它穩住。但反過來講,對堅定的價值投資者而言,穩不住才可以提供更長線的投資機會。

《陸家嘴》:據測算,即使公司法修改之後,上市公司可用於回購的資金隻佔不到整個市場市值的1%,你覺得放寬回購的政策對股市會產生哪些利好?

李迅雷:美國當年發生次貸危機之後,很多上市公司也回購了自己的股票。回購股票是一個企業的行為,就是覺得自己的公司股價過低了,回購股票的收益比公司對外投資的效果會更好,投資回報率可能會更高,所以應該說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當然政府也鼓勵、希望通過回購來樹立市場信心,但是我們需要量化回購的效果,就是有多少上市公司願意回購自己的股票,有沒有足夠的現金流來回購,這也是個問題,對這方面的話我覺得預期不要過高,但是首先它是一個正確的方式,在國外也是比較常見的。

而且從這一輪股市下跌以來,即便在政府還沒有鼓勵回購之前,也有不少上市公司已經回購了,今年上市公司回購股票的規模是超過歷年的,說明估值偏低的現實也可以從上市公司回購股票上面得到了一個驗證。

茅台股價下跌不改消費升級趨勢

《陸家嘴》:你曾經把茅台價格指數稱作富人價格指數,近日茅台股票首次出現跌停,是否意味著高端消費將出現滑坡?

李迅雷:還是需要觀察。首先來講,我覺得高收入階層的收入增速會下降,根據我們的研究,過去2年的貧富收入差距是在擴大的,今年上半年開始,收入差距開始縮小,也就是說高收入階層的收入增速是下降的,開始接近平均水平,這對於高端消費肯定是不利的。

但在另外一方面,消費升級是大趨勢,所以消費者對產品質量的追求還是存在的,從這方面來講,我不覺得高端消費會出現大的滑坡。

《陸家嘴》:滬倫通漸行漸近,除了能夠帶來大量增量資金外,你認為對A股的積極影響有哪些?

李迅雷:對國内居民投資的資產配置應該是有一個幫助的,以前我們居民的資產主要配置在房地產方面,海外資產配置比重過低,滬倫通、港股通將對我們優化居民的資產配置結構起到一定的作用。

大類資產看好債券和黃金

《陸家嘴》:本月發佈的中泰時鍾看好債市和黃金,能否解讀一下相關大類資產配置的策略?

李迅雷:首先,在債券方面,當你的經濟往下走的時候,利率也在往下走,如果說又沒有比較大的通脹壓力,在這種情況下利率向下的概率就比較大。有人可能會質疑說目前中美利差很小,既然是這樣的話,美國還在加息,所以中國利率怎麽可能往下走,可能還要往上走,因為至少中國經濟增長比美國快,中國利率應該要高於美國80個基點這樣的水平,這是合理的。

但問題在於美國經濟現在是在頂部,它可能要往下走,這樣來看,美國的長期利率可能也會往下。第二,中美之間現在越來越脫鈎,所以即便美國利率不往下走,我們也會往下走。

投資黃金的邏輯在於,第一,美國的股市有見頂的迹象,在這種情況下,投資者的風險偏好在上升,避險性的需求在增加,所以這就是黃金的看好的原因。同時黃金在過去7到8年一直在低位遊行,沒有很好的表現,而我們的貨幣在大規模的增加,所以現在可能是配置黃金一個比較好的時機。

明年將面臨房價下跌的壓力

《陸家嘴》:近兩年國家對房地產的嚴控政策一直在延續,你覺得房地產市場未來會怎麽發展?

李迅雷:我覺得房地產向下的概率會比較大,這個不取決於國家能否調控,未來的話我覺得國家採取的舉措可能要怎麽來阻止房價往下跌。但是我始終認為政策可以改變斜率,但它改變不了趨勢,雖然目前來講還是在調控,但將來的話政府還會降低房貸利率、取消限購、取消限貸,這個肯定會有,因為我們這一輪資產價格的上漲,上漲幅度最大的還是樓市價格。

明年開始,隨著居民被動去槓桿的現象的越演越烈,還是會出現房價普遍下跌的現象,尤其是三四線城市房價下行壓力會較大,這就要考驗政府如何調控,過去在房價上漲的時候,政府都沒有能夠有效地遏製房價上漲,那麽在房價下跌的時候,政府能否有效遏製房價下跌,對此我還是有疑問。

人民幣沒有大幅貶值的基礎

《陸家嘴》:你覺得人民幣匯率守住“7”的概率大嗎?

李迅雷:人民幣匯率還是面臨一定的壓力,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人為的去控製匯率可能效果恰恰其反。因為目前來講,大家說如果人民幣不破“7”,就可以維持資產價格的穩定,這其實是很難的,因為人為維持匯率的穩定,併不能夠阻止外匯流出、或者讓資產價格穩定。無論是商品市場還是資本市場,誰都不傻,大部分人都能透過現象看本質。

《陸家嘴》:你覺得人民幣國際化應該怎麽推行?

李迅雷:應該適度放松管製,就是我們對匯率市場不要有過多的幹預,即便匯率破了“7”又怎麽樣?破了“7”,難道一定會到“8”嗎?未必。因我覺得人民幣確實沒有大幅貶值的基礎,要知道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製造業大國,總體產能是過剩的,一旦價格上漲,產能利用率就會相應提高,可貿易的價格就很容易被平抑。這兩年,上遊資源品價格的上漲,就沒有能傳遞到下遊的最終消費品,因為供給能力太強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匯率管控相對少了,大家可能會覺得是靴子落地了,不放開反而覺得靴子沒落地。

《陸家嘴》:在結構性去槓桿方面,你覺得國家想把錢投放到哪些方面,這中間有什麽限製或者阻礙嗎?

李迅雷:我覺得政策邊際效應是遞減的,就是我們不要老是考慮我們能夠左右市場,結構性去槓桿的目的,當然是希望資金能夠更多的流向實體經濟,但是現在的問題在於,當虛擬經濟都不被大家看好的時候,股價出現大幅下跌,脫虛造成虛脫,這又容易引發危機,故監管當局反過頭來又要救虛擬經濟。所以,凡是幹預過多,未必得到好的效果。資金的流向是逐利的,哪個地方利多,它就流到哪里。我覺得未來總體而言,投資性機會在減少,相應地,避險性需求會進而增加,如高等級債券、黃金等有了機會。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下一篇新聞 : 06/11/2018 錢教授課堂11-3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