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與迪士尼的邂逅
發表時間: 2016-06-02 09:46:18

王健林用「好虎難敵群狼」,形容萬達與上海迪士尼之爭,在萬達商業私有化,南昌萬達城開園的強大氣勢下,中國首富似乎勝券在握:「我在公司內部講了一句話,要讓迪士尼中國的這一塊,財務十年到二十年之內盈不了利」。

迪士尼世界裡,出現過不少老虎和狼,最有名老虎,應該就是跳跳虎,最厲害的狼,無疑是功夫熊貓那隻豺狼。和現實商業世界最大不同,迪士尼讓小朋友最安心的事,是弱者最終能夠出頭,好人一定會勝利。

在現實商業世界裡,迪士尼一樣會裁員,一個多月前,當上海迪士尼密鑼緊鼓準備開園時,讀到香港迪士尼裁員的新聞,筆者都會想像一幅影像,被裁的員工離開樂園,落寞地回到狹小的家裡,小孩正快樂地觀看迪士尼卡通,做著每個人兒時有過的夢,想像弱者努力也能成功的道理。

迪士尼大半個世紀的故事,無疑啟迪了整整幾代人,商業與夢想的結合,就像華特(和路)迪士尼和他的兄弟洛伊迪士尼,華特盡情投入到卡通人物的想像世界,忙著為小孩子築夢,洛伊則管理人事賬目,面對公司各種柴米油鹽問題,兩人為此經常爭吵,但公司的發展證明,缺少兄弟任何一人,迪士尼公司都不可能有日後的成就。

王健林生於1954年,接近老華特迪士尼的晚年,小飛俠、睡公主(睡美人)、101忠狗、石中劍動畫的創作年代,中國有很長一段時間,同迪士尼世界隔絕,雖然中國不管在那個時代,都有孫悟空、花木蘭、白蛇傳、哪叱的故事,中國小孩成長,自有不同於西方的體驗。

西方社會的商業鬥爭,和中國當時流行的政治鬥爭,雖然內涵和程度上有很大不同,但某些方面的精神,其實是相通的,一樣令人嘆為觀止。所以中國改革開放不久,中國商人學習香港、美國、台灣、日本的商業經驗,很快就能學會,某些方面,甚至至青出於藍勝於藍。

但剖析中國和西方商業最大不同,仍可以從「形」和「神」兩方面來看,「形」不難掌握,「神」卻無法複製。所謂「神」,講的就是創造、創新、美學、視野、觀點、態度、人文、同理心等方面,中國企業有自己一套特別的標準。

這也是中國商人儘管可以買下整個西方院線,卻很難拍出同級電影的原因。中國的商場和酒店,無論標榜多麼中國風,也處處看出模仿西方、日本、韓國的軌跡,有很長的路要走。

就像王健林所說的,這個時代,已經不是看米老鼠、唐老鴨就為之瘋狂。萬達想要趕超迪士尼,決心和勇氣都讓人驚嘆,但似乎也要看見,迪士尼的創意,不但沒有隨迪士尼兄弟的逝去而停頓,而是不斷增長演化,發展出諸如花木蘭、功夫熊貓、神鬼奇航、復仇者聯盟等新電影形象,同皮克斯動畫、盧卡斯影業相連的時代。甚至連米老鼠、唐老鴨的外表,都和半個世紀前大不相同。迪士尼的遊樂設備,亦往前推進了好幾代,繼續保持更新。

華特迪士尼把公司財政,盡委給兄弟洛伊,迪士尼股票雖然一直是道瓊斯工業指數成份股,但洛伊在世期間,幾乎沒留下他如何運用財技的紀錄,他晚年猶在病床上規劃佛羅里達州興建的新迪士尼樂園,死後有米妮的塑像相陪。兩兄弟交棒後,公司的董事長、首席執行官,就不再出現迪士尼的姓氏。

萬達在中國首富率領下,決心超趕迪士尼,他在「形」和「神」方面,會趕超到什麼程度,和未來的萬達股價息息相關,大家正拭目以待。   (完)

 

慕容昇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其他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