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亞與泛民議員會面後記者會內容
main王光亞於發言時指出﹕「很高興與全體立法會議員代表團舉行座談會,應該是這是立法會組織代表團前往上海考察、訪問,是很好安排。因為兩地的交往愈來愈多,所以兩地是有須要加深了解,以便實現優勢互補,實現共同發展,所以他們到來以後,便提出希望他們幾個專程從北京到來談,有機會交流交流,認為這是好的建議,所以我們三個與他們會面。



我們一共開了2場座談會,第1場座談會是全體訪問上海的立法會成員參加,我們就廣泛就共同關心的問題交換意見。那麼大家亦對如何進一步深化兩地來往提出了好的建議。我在座談會上向大家強調,就是目前國家正處於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時刻,對國家未來數年的發展,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階段。那麼從中央來說,一貫重視香港在國家發展當中的作用,一貫重視香港對國家發展、改革的優勢。所以希望香港可以抓著這個機會,很好地利用國家深化改革的機會,來提升香港自身的競爭力。同時就如何深化兩地改革、交往,交換意見。



籲立會議員有歷史使命感



另一部份立法會成員,就政改的問題交換意見。由於一部份成員時間不夠,希望大家關心的政改問題,專門單獨交換意見。所以剛才花了2小時,跟10個立法會成員,專門就政改問題交換意見。大家知道,爭取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是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亦是基本法的一項重要規定,亦是香港同胞關心、期待實現的結果。所以這是在往後一段時間,共同努力,爭取實現有關目標。在座談會中,亦向立法會成員提出要實現有關目標,中央要走完政改五步曲,始終有止步驟是須要立法會同事們配合。所以希望全體立法會成員,本著對歷史負責,有著重要的歷史使命感,積極及理性的探討。什麼樣在基本法的基礎上,能夠制訂出實現普選行政長官的安排。希望大家能夠求大同、存大義。能夠本著對香港整體利益負責的角度,來爭取與社會各界進行探討。



在今次座談會上大家是交換意見,當然亦存在不同的想法,但感覺到成果是重要。第一是能夠面對面聽取立法會成員的意見,這比透過媒體的報道更好。所以感覺到兩點是大家有共識,第一就是說我們正努力,為確保實現2017年普選的目標能夠實現,這是大家有共識的一點。第二就是儘管現時雙方為政長官普選問題存有分歧,但是在香港這一個多元的社會,文化分歧﹑利益訴求分歧,所以有分歧﹑有不同意見是可以理解。但是加強溝通是我們的共同願望。相信今次隨著座談會開始、和大家溝通開始,今後這類的溝通將會更多。從中央政府各個部門來說,我們有這樣的決心,來與香港各界,包括立法會成員作出更好的溝通」。



被問及維持由提名委員會提名,但是收集數萬名市民推薦的方案是否符合基本法。以及有方案普選提名委員會成員,有關方案是否符合基本法,王光亞回應時「指出從去年12月4日,香港特區政府開始諮詢以來,香港社會各界就如何實現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作出更廣泛及深入的討論,各方提出的意見很多。感覺到多數人均認為,要實現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必須要依法辦事。這個法、這個基礎就只有一個,就是基本法。提名委員會就是按照基本法規定,唯一的﹑法定的提名機構,若大家要依法辨法,這是必須的共識。所以我們作出了很好的探討,大家有些不同的看法,我們要決定要實現2017年普選,必須要依法辦事。這個法不是從別的地方拿過來,只能是基本法。」



普選必須要按基本法



有記者問及中央政府強調提名委員會的權力,但是香港人對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有意見,認為提名委員會有何改革的地方時。王光亞指出從基本法決定提名委員會及選舉委員會,是考慮到香港實際情況。就是制訂行政長官選舉,以及下一個立法會的選舉,都離不開香港的實際情況。王光指出香港的實際情況,就是當年選舉委員會及下一步的提名委員會,把實際的4大界別,考慮到香港社會實際的利益。「是一個香港社會,就政治問題達成協議,均衡參與的模式。而且是一種經過多年探討所提出的制度思想,這是有其道理」。



就有關愛國愛港的定義,以及今日會面的10名議員是否符合愛國愛港,王光亞指出「這是大家應該了解,什麼是愛國愛港。什麼人愛國愛港﹑什麼人是不愛不愛港。決定什麼人不愛國不愛港,不單是看其有何言論,亦要視乎其行動。對於一個擔任行政長官、擔任特首的人,決定愛國愛港是一個基本條件。因為香港不管是現有制度產生的行政長官,或是將來通過以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他是連接中央政府及香港社會的橋樑。他不僅要向700萬名香港同胞負責,亦須要向中央政府負責。所以一個不愛國、不愛港的人,相信香港市民是不會支持由他來擔任行政長官,這是一個最基本的要求」。



指梁國雄無將內地法律放在眼內



王光亞又指出,熱愛自己國家、擁護基本法,支持一國兩制,這是愛國愛港的基本要求。至於泛民是否愛國愛港,王光亞認為,這是他們心裡均明白。



對於梁國雄是否愛國愛港,王光亞指出梁國雄的行為在最近已炒作了一段時間,認為梁國雄作為一名立法會成員,並且已經報了名,是期望與梁國雄會面。但是大家都明白到梁國雄在到之前,及到上海機場時候做的事情,不單是對香港的事情,亦是對「內地政治制度公然叫板,而且不把內地的法律制度放在眼內」。他認為邀請梁國雄前往上海後,梁國雄應該要遵守內地的法律,「一個不尊重內地法律的人,是很難與其溝通」。
所有觀點
其他專欄